這是一個沒有營養的晚上
在嚴重缺乏維他命B雜及維他命C的情況下
我開始不停地想念你

连年 16

王杰希转身,站定。夏夜凉风从拥挤人群的缝隙中抚上他的额头。他看着黄少天,比自己矮五厘米的小家伙,因为离得太近,所以得微微低下头。是个危险的距离,再往下碰就能亲上,然而王杰希没有退后。他就着这个姿势,把黄少天的眼角眉梢细细看了一遍。才往后错开半步,点点头,语气平常:“你来了。”

心里却涌起一股近乎酸涩的欣喜,想:不虚此行。

黄少天抿着唇,也点头,说:“来了。”顿了顿,又说,“你喝多了。”

七分陈述,两分关心,还有藏在里面的一分委屈。王杰希低头揉揉太阳穴,哄那一分委屈:“不多,走走就好。”他拍拍对方的肩,率先迈开步子前行,黄少天手插裤袋,同他并肩。这条街上酒吧繁多,此时正熙攘。若想听见对方声音,得躬身侧头,离得够近才行。他怕错过黄少天任何话语,因此全程都保持这么一个别扭的姿势,然而黄少天一直沉默。

走过这条街,拐进一条僻静小巷。喧闹被甩在身后。王杰希直起腰身,本就不厚的酒意被吹散一些。或许是多年做兄弟的默契,他们一齐停下脚步。黄少天抬脸看他,王杰希耐心地等着,并不率先出声。

该说的,他已经都说过了,在那些没有得到回应的信息中。一开始是纯然的关心:路上注意安全;酒店订正规的,不要怕花钱;S市明天有大暴雨,别出门乱跑。再然后开始劝导:想聊聊吗;如果我哪里做得不对,希望能直接告诉我;有空的话,打个电话吧。到最后,等待到无奈,已无话可说,只余简单一句:对不起。

也不知为何事,或是辜负的界限难定。放宽了,他有愧于黄少天一往深情;说窄了,他所作所为又皆无愧于心。

说不准黄少天是否是看出了这道歉诚恳却茫然,因而放置不理。

“其实你没有错。”黄少天终于开口,“一个人,总要负得起责任。喜欢之前,先确认心诚情真,才能对自己说喜欢。再扫清阻挠障碍,才能对对方说喜欢。若一时任性,惹来灾祸,也只能咬碎了牙往肚里吞,怪不得别人。”

这话可真委屈。王杰希一边心疼,一边皱眉。既想软语温言地哄,又想蹙眉绷脸地训。两厢情绪还未分出高下,就见黄少天收了那一份可怜可气的神色,极为爽利地呸了一声:“我可去他妈的!”

他抬头瞪他,恶狠狠地,眼底却泛红:“枉我喜欢你,没想到你是这种胆小鬼。喜欢了闷在心里,嘴上只谈责任道德,说到底,不过是为懦弱找借口而已。我就是喜欢你了,有错吗?哪怕没有好结局,是喜欢的错吗?你想拒绝尽管拒绝,我决不再纠缠。但你要再说那是错的,是我任性,是我依赖,是我看不清自己,我、我就……”

他一时没整理好威胁的言辞,王杰希却已经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口锅砸懵,他当真愣了几秒,才思维回笼,转过弯来。想通了便有些哭笑不得:合着这人以为自己指桑骂槐,那些评判王强的话,全都以为把他也一并骂了,变相地残忍地无耻地拒绝他。他在心里叹气:这么聪明,怎么糊涂一时。我怎么会拿他和你比,谁能和你比。

然而黄少天自始至终不知他心声。他控诉着,眼泪已然绷不住,啪嗒掉了一滴,再然后便倾泻如注:“我就不喜欢你了,我不想喜欢你了……你有什么好?刻板又说教,什么都不懂,凭什么……”

已经说不下去,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又喃喃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这样疼,已经认定不值得再喜欢,不应该再喜欢,也不想要再喜欢,但一旦想到“放弃”二字,仍然痛极,到有如实感。黄少天抱着双臂,一寸寸蹲下去。王杰希忙伸手去捞,被甩开,只得也蹲下来,有点无措地,把面前这小孩耸起的后背圈起来。抱得死紧,硌得他胳膊生疼,如果对方能藉此感到安全。

“对不起,”他拍着黄少天的背,一遍遍地,恳切地道歉,“我从没那样说你。但让你误会,是我不好。”

黄少天哭得太厉害了,一声接一声响亮地嚎啕,像个小孩似的。是真的太委屈,又太寂寞。蹲着的动作并不适合拥抱,但王杰希仍然尽力伸长了胳膊,膝盖与黄少天的挤在一起,以如此别扭的姿势,把这个孩子拢入怀中。耐心地拍着,温声地劝着。

“你不信我……”黄少天从大哭中抽出换气的间隙,指责王杰希。

“我信。”王杰希立刻说。

哭声顿了顿,消下去几个分贝。又呜咽了一会儿,继续控诉:“你哄我。”

“没哄你,”王杰希同样顺畅地答,“我不哄人。”

黄少天抽了抽鼻子,信了,不哭了。于是这寂静的夜里,不再有其他声音。王杰希这才注意到周围环境,觉得实在不是谈心的场所,便最后安抚般拍了拍黄少天的肩,打算起身。

然而他的袖子被拽住,力道不大,却坚定。王杰希轻轻“嗯?”了一声,又蹲了下去。

就这样蹲了好久,他才听到黄少天胳膊底下,五个字传了出来。

声音好小,好绝望。

“你不喜欢我。”


王杰希沉默了一下。伸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再滑下去,掌心托着他的脸,把黄少天埋在腿里的脑袋扶起来。昏暗的夜,他看不清黄少天的表情,只得用拇指抹去那满脸的湿意。却怎么也擦不掉。这才知道黄少天的眼泪还在一直流。渗到他手掌心的纱布里,他已愈合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这是沉默的泪,不哭给谁看,知道得不到安慰,只是控制不住,抑制不了。于是寂静地流,不让第二个人知道。王杰希心里闷痛,为这孩子,为这成人式的眼泪。他倾过身子,半跪在地上,揽过黄少天的后颈,脸贴上黄少天湿漉漉的脸。

怎么不喜欢。他心里想。

他怎么会不喜欢黄少天。他的弟弟。第一次见面时,那么小一只,他手掌托住对方的脑袋,那双大眼睛纯净又好奇地看着他,想要呵护;五六岁时,独自坐在窗台,与白日不同的寂寞神情,想要安慰;十几岁时,每个除夕,在厨房熟练地切菜炖肉,抹掉鼻尖的汗滴,得意地叫他尝尝自己的手艺,想要拥抱;到了现在,高兴时瞎撩,失望时躲避,难过时哭泣,这样天真,热烈,直白,勇敢。

想要爱。

黄少天的眼泪仿佛都流进了他心里,胸口沉甸甸的。他手掌一遍遍抚着黄少天的发尾,想要叹息。他的弟弟,他不得不承认,他当然爱他。只是他这么小,甚至还没成年,还没遇见许多人,没做过许多梦,如何就要向他交付余生。

“也许……”王杰希的嘴唇碰上黄少天的耳垂,是一个不容错认的亲吻。

他轻声说:“也许你会后悔。”

他微微起身,看见黄少天睁大的眼。既惊讶,又不甘。似是想要反驳,却又被巨大的无措擒获。王杰希又碰了碰他的脸,好歹不再流泪。

王杰希又压上去,以脸颊感受黄少天发热的脸颊,用唇齿品尝黄少天咸涩的唇齿。黄少天完全愣住了,被动地承受着王杰希的吻。王杰希没有深入,最后轻轻碰了碰,直起身,认真地望进黄少天的眼睛。

“没事,后悔了就告诉我。”


TBC

评论(18)
热度(89)

© 都将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