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沒有營養的晚上
在嚴重缺乏維他命B雜及維他命C的情況下
我開始不停地想念你

王大眼先生

王大眼先生:

展信佳。也许不佳,但说真的,这不是我的错。

我必须严肃地告诉你,你的行为实在过于幼稚,以至于像我这样宽宏大量的人都懒得搭理。写这封信是因为我实在憋不住,我无法忍受和你完全没有交流的第22个小时。前面这句话你可以翻译成我爱你。可谁知道你怎么就憋得住呢,我猜你不爱我。

别急着皱眉头,你当然爱我,前天你还说过。如果一天之内这世界没有发生什么剧变的话,我相信你仍然爱我。你看,我多相信你。虽然这么说会惹你生气,但我仍然要再说一遍:你该多相信我一点的。

好吧,我们就是因为这个彻底吵起来的。


我得道歉。我不应该第一个大吵大闹。冲动之时,我也许说了不少不可原谅的话。我一开始说你反应过度,现在想来,反应过度的人,应该是我。

我想了很久,该如何让你不再生气。后来我发现,我只有遵循你的意思,把我和楚云秀的关系全部坦白。我承认你说的:既然相信,便不应有所欺瞒。所以我得再道一次歉:我不该骗你,说我头痛,只能呆在宿舍,没法和你出去吃饭。这事有两个错,欺瞒只是其一。其二在于,我选错了借口,给你徒增担忧。我倒不是因为选错借口而懊悔,找借口这事本来不该发生。

以示我道歉的诚意,我还是得把我和楚云秀的关系全部坦白。这是个很长的故事,我需要花很久,才能把这件事从头给你讲清楚。我今天早早抄完了作业(不要对我使用的动词不满),就是为了腾出时间,好好向你描述一下这个故事。

开讲之前,我得先坦白另外一件事情。昨天晚上我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乃至最后发火,都不是因为我和她确实有什么不正当关系,以至于恼羞成怒。我有这样的反常表现,除了我认为你该相信我,所以态度格外强硬之外,也确实有些难以启齿的个人原因。这个人原因占比很小,但不容忽视。我要坦白的是:接下来我要讲的这些,会让我有些不好意思。这也是我选择写信给你的一个理由。既然你看不见,那么就算我脸一直红着,我也能把这件事好好说完。


该从哪里说起呢?你应该不知道,在“倾茶事件”之前,你的直系学弟已经知道你很久了。“知道”并不准确,我甚至可以用“钦慕”来形容。因为我一早就抱有这种情感,而我们当时并不熟悉,所以无可避免地,我想要了解你更多消息。

那个时候,楚云秀是邻班的文艺委员。我一向认为我将我的心思保管得很好,但我不知道女生是有怎样的地下情报网,才能把触角伸向每一个藏在沟壑里的八卦。总之她找到我,自称和你同部门工作,她又对我说,她能给我机会去了解你,但相应的,我要帮她办件事。

虽然是她来找的我,但她叼着奶茶吸管,戴了顶帽檐宽大的遮阳帽,哼着小曲,一副疏不在意的样子。好像不是她要做交易,而是我去求她。我脑子里藏了十万个问号,但我什么都没问。我抓紧时间表了衷心:只要不是杀人放火,我什么都能干。

你看,那个时候,我就很中意你。除了杀人放火,我什么都愿意干。如果楚云秀让我帮她带一个学期的早饭,或者尖着嗓子替她答到,或者考试时给她递小纸条,我也是愿意干的。我不好意思让你知道这些,但既然你问,我就只好说出来。那就是一切的开始了。

好在楚云秀既没让我做苦劳力,也没让我装娘娘腔,更没让我冒院长之大不韪。但她的要求也相当棘手。那时,她正被一个死脑筋的人苦苦追求。她三番五次向对方摊牌,但这位年轻的、读过几本言情小说的小伙子却坚持道:我喜欢你,和你无关。那人还说:我会默默守护你,直到你不需要我的那天。

这话让楚云秀既反胃,又困扰。依那位傻小子的意思,他会不离不弃,直到楚云秀找到如意郎君,或是和他终成眷属。楚云秀为了解决此事,确实费了一番心思。她选我作为她的御用男主角,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我心有所属,所属对象还性别特殊,这从双重意义上杜绝了我和她弄假成真的可能。其次,不是我自夸,我外形不错,性格也颇受欢迎,不敢说大话,但比起那位痴心少年,着实好了不少。如果他有自知之明,那么此事足够让他心灰意冷。由于我想要了解你的心情过分急切,且楚云秀的第二点原因让我十分受用,我就罔顾了此事的潜在后遗,爽快地答应了她。


那是很冷的冬天。每天早上,那位韩剧男二都会裹着条脏兮兮的艳红围巾,擤着鼻涕,在楚云秀宿舍楼下等她,给她送一个馒头当早饭。我的任务就从比那还要早的清晨开始。我下楼时,外面还黑着,月亮沉在西边,钩出一抹冷淡的白。我拎着前一天买好的巴黎贝甜,扣上帽子,在女生宿舍楼下瑟瑟发抖。抖了有二十分钟,那位男生才匆匆出现。他看到我,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哥们儿,一路人啊?我笑了笑,只希望他之后不要一拳揍到我鼻子上。

天色尚早,东方连一抹红光都未透出,路灯寡淡地亮着。我拎着面包,手冻得像冰疙瘩,我忍不住想把纸袋塞进帽子里,好揣着袖筒,装成一个东北人。但这动作未免有些土里土气,不够专业,配不上我手里的巴黎贝甜。所以我以可敬的职业精神,生生忍了下来。我和他像两截木头一样,在寒风中立了半个钟头。等待间我百无聊赖,望向男生宿舍楼。在某个时刻,六楼楼梯间的灯倏地亮了,又向下攀爬,一路亮到一楼。

你从宿舍大门走出的那一刻,我的周围暗了下来。两秒后,我才意识到是路灯灭了。与此同时,东边浮出一抹温暖的红光。你就站在那红光下,毫无自知地走过来。我可能是有些呆了,所以当我听见楚云秀以刻意装出的惊喜喊我时,并没有以我刚刚还引以为豪的职业精神做出反应。她沉迷演戏,并未注意到我的脱节,只是按照原计划,熊一样朝我扑来。当时,你就在不远处,走向这边。我脑子一乱,只担心你认出我,赶紧把身子一侧。但这样一侧,楚云秀就扑了个空,她没预料到我的动作,眼看就要摔倒。我急中生智,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揽过她的后腰,以一个优雅的舞步扶稳了她。那个时候,我俯下身,她仰着头,我们鼻尖之间的距离只有五毫米。楚云秀皱着眉头,小声威胁我道:敢亲下来,我就阉了你。

虽然那个如同舞曲收尾的动作十分做作,但好在你能看到的全部,不过是一个模糊背影。你必然不会在很久以后恍然大悟,当时那个僵硬的男生就是你的现男友,并因此对我的性取向心生质疑。出于我和楚云秀之前商定好的保密原则,我从未向你提起过这件事,但现在我可以放心问了:那天,你有没有看到我?


此事之后,那位男生尽管半信半疑,却仍然大受打击。他常常自告奋勇要送楚云秀去教室,那天也不提了。我自认任务圆满完成,得意洋洋地去找楚云秀索取报酬。她却嫌我办事不力,拒绝兑现承诺。我这才后悔:我一早就该和她签订合同,不能听信她的口头保证。但她脾气上来了,我也毫无办法,只能当成给自己积德。

本来呢,这件事已经讲完了。但我突然很想说说那之后发生的事情。其实我一直好奇,“倾茶事件”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样子。我还是从头说起:一定是那天早晨冰凉的寒意造的孽,几天之后,我的身体后知后觉,发起烧来。感冒随之而来,来势汹汹。我吃了完全无效的药,仍然一天用掉两抽纸。第三天,求知欲旺盛如我也撑不住了,只得请假回宿舍躺着。我昏昏沉沉躺在床上,意识模糊地划拉手机的时候,突然看到楚云秀半个钟头前给我发来的消息。她说帮我记了作业,领了PPT,因进不去男生宿舍,只得拜托你交给我。她还说:给了你机会,抓不住别怪我哟。语气轻快极了,简直就像幸灾乐祸。我直接惊得从床上坐了起来,结果头太重,没撑住,一歪磕到护栏上。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了。

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人总会想些不相干的东西。我下床之前想的是,床上水杯里的红茶要喝完了,我下床的时候,可以顺便添点。

我就这样,一手抓着茶杯,一手拉着扶手,一点一点往下爬。踩到最后一级时我手突然一软,整个人往后一倾,茶杯扣到了脸上,顺手又带翻了椅子和椅子上堆叠的书包衣服。于是,你就在门外听见叮叮咣咣的一阵骇人巨响,马上闯了进来。你看到了这样一副景象:一个光着膀子的男生陷在衣服堆里,椅子四仰八叉地倒在一边。他的小腿正拼命和长裤纠缠。看见有人进来,他还一巴掌捂在满是茶叶的脸上,死活不想让你看清他到底是谁。

我时常想,这么富有特色的初识对我们以后的关系到底起了正面还是负面的影响。楚云秀捡起了她所剩无几的良心,突然对我的感冒心怀内疚。出于这个原因,她一口咬定,此事对我有利无害,且不忘强调此事是由她牵头。她头头是道,说我弱小光裸的身躯(天知道我用了多大意志力才写下这几个字)必然激起了你的怜爱心理,才使你我的关系得以飞速发展。我听完一身冷汗,奉劝她少看点网络小说。

但话说回来了,无论你当时对我是何印象,这种印象又如何影响了我们的交往,我得承认,确实是这件事把你带向了我,让我们有一个机会相识。


这是前因。前天的事情,实际上是上面这件事的后遗。这后遗姗姗来迟,毕竟楚云秀完全没有想到,有人竟可以在无望等待中仍然痴心不改。那天之后,又过了一段日子,那位男生接受了楚云秀“我已经和黄少天和平分手”的说辞,并终于醒悟,保证不再痴缠。后来你与我愈发亲密,甚至做出了明显超出“普通前后辈”关系的举动。这些举动又被那位男生恰好看到,惊讶之余他深觉自己女神被骗,气势汹汹来找我算账。

我一开始没跟你说这些,是因为这事渊源已久,解释起来太过麻烦。且这事该如何解决,还得看楚云秀的意思,和我并没有太大关系,就更没有知会你的必要。所以一开始,我只是打算赶紧和我撇清关系,糊弄了事。我向楚云秀建议道:最好快刀斩乱麻,把真相一股脑给对方说了,也好还我清名。待我一向心狠手辣的楚云秀此时竟颇有柔情,她说不行,绝不能让对方知道这是骗局。直接拒绝不过是伤人脸面,耍阴招搞花样,那是要戳人心窝子的。我听着觉得好笑,我说,你做都做了,还不好意思承认?楚云秀叹道不是,给你举个例子吧,我能对叶修做这档子事,是因为我知道他对我有这个预期。但那小孩儿太单纯,感情也是,办事方法也是。就是因为这个,我才一点都不喜欢他。但是把现实世界撕给他看?我也不要当这个罪人。

我没太懂楚云秀的话,不过说实在的,打一开始,我也不赞成她的做事方法。我向来觉得,感情应当纯粹。就算拒绝,也应铿锵。但楚云秀满面愁容,少见的软弱寡断,我只好依着她来。

前天晚上,我对你谎称头疼,说我早早睡了。实际上,我当时正和楚云秀和那位男生在饭店约谈。楚云秀为我打造了一个可歌可泣的自我挖掘的故事。她说我和她分手不久,看上一位同性前辈。一开始自我怀疑,再后来勇敢追求。个中曲折被她讲得有声有色,活像电视剧八点档剧情——我怀疑她真的恶补了几本耽美小说,又同义替换了一下。但或许是旁观者清,在我看来,楚云秀有些过于紧张了。她用一个谎言套了另一个谎言,却不心安理得,所以表现得用力过度。她沉浸在自己讲故事的节奏中,并未注意到对面那位男生的神情。所以等那位男生开口说话时,什么都晚了。

那位男生说,这两年他一直在想,这几天他也一直在想,某一个时刻,他终于把一切都想明白了。他说他不聪明,有些惹人厌烦的执着,所以无论楚云秀做什么,他都能理解。他说看到我和你交往甚密,只不过是怕楚云秀吃了亏。他还为两年前自己的不懂事道了歉,再次保证不再纠缠。最后他说,无论如何,还是谢谢。

那位男生走之后,楚云秀一直呆滞。再然后,她慢慢把头埋到自己胳膊里,开始小声地哭。来之前,我告诉自己要赶紧撇清,但当时,我也无法坐视不管。我拍了拍楚云秀的背,谁知她一下扑过来,抱紧我,放声大哭起来。

你拎着粥与药,路过这家饭店时无意扭头,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以上,就是我迄今为止,和邻班文艺委员楚云秀的全部关系。我和她的肢体接触,仅限于一个舞步的结束动作,和在你面前发生的拥抱。总的来说,我能和她结识,交往,以至于发展到见面互怼的地步,在最开始,只不过是因为我对你有所觊觎。我握着这份仅有我一人知道的逻辑,以为它是共识。但我从未从你的角度考虑问题。我只觉得你对我质疑莫名其妙,不可理喻。这样自我中心,是我的错。但你也应当相信我,一年前我说过我爱你,这一年来的每一天我都是这么想的。我向你保证,从今天起的往后一年我也会这么想。到时候如果你觉得不够的话,可以向我索要下一个保证,你还可以加上一个你乐意的时限,比如说,一万年。

好像没什么要说的了,给你写信让我很亢奋,但我必须睡了。明天早上的公选课我肯定起不来吃早饭,希望我穿着拖鞋跑进教室的时候,能吃上你给我买的红豆饼。

 

黄少天


FIN.

评论(30)
热度(261)

© 都将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