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沒有營養的晚上
在嚴重缺乏維他命B雜及維他命C的情況下
我開始不停地想念你

迷魂记 上

和王黄那个娱乐场是一个系列,王黄那篇换了个名,感觉迷魂记更适合这对

本篇喻黄,很病的🐟,慎入(


***


“王杰希那个混蛋。”

黄少天停了摩托,拎着蛋糕下了车。四十分钟的车程也没消下他心里的火气。他下午和王杰希滚过几轮,本来打算在他那住了,结果王杰希以“警局还有事情”这种理由义正严辞地拒绝了他。大冷的天,非逼着他走,哪天就该写封匿名信,举报王杰希和不明组织勾结……

此时刚刚入夜,繁星迷蒙地挂上天空。黄少天四下看了看,拐进一个小巷。这是一处破败的居民区,几乎没什么人住,到处都是灰蒙蒙的,连野猫都不来这里找食吃。黄少天绕过九曲十八弯的路,钻进一栋单元楼,因发霉的气味皱了皱鼻子。他猫腰从一道缝里钻进地下室,在一扇铁门前刷了瞳孔,开了门。

屋里温暖而明亮,和外面完全是两个天地。明亮的冷光驱散了门口的阴霾。入眼是一方鞋柜,黄少天把蛋糕搁到柜子上面,两下蹬掉鞋,立马就有小机器人把他的鞋放好,又在他脚边放上绵软的拖鞋。

无人机嗡嗡飞了过来,机械臂要勾起蛋糕,黄少天一把拎起蛋糕,笑着躲开无人机,一手给了无人机一个爆栗。他三两下走到沙发前——喻文州正窝在里面,挂着耳机敲电脑,听见黄少天回来,他抬眼笑了笑。

“外卖送货上门服务,”黄少天说,“尽职尽责,无需机器人代劳。”

“辛苦了。”喻文州取下耳机,把笔记本盖上,放到一边,“一起吃?”

“吃过了,”黄少天说,他下午和王杰希叫了外卖,妈的,想起王杰希他就气,“这个又太甜。”

喻文州打开包装。黄少天在他面前盘腿坐下,瞥见他手边的纸质材料,问道:“在研究君莫笑?情报共享哈。”

喻文州抬头看他一眼:“王杰希要的?”

“唔,”黄少天不知怎的,有点不太想直接承认,好像在躲着什么似的,便避重就轻道:“我也需要。”

喻文州盯着黄少天看了看,笑了:“情报不是免费给的。”

“怎么?”黄少天说,“你帮我搞情报,我帮你杀人,不一直这样吗?”

“规矩改了。”喻文州慢条斯理说。他拿叉子抹了一块奶油,舔进嘴里。

“是嘛?”黄少天笑了,有点痞气,他不常对喻文州这样笑,看得喻文州心里一晃,黄少天探身趴到桌子上,抬眼看喻文州,“改成什么了?”

喻文州伸手抚上黄少天的脸颊,他手上沾了点蛋糕,在黄少天脸颊上蹭过一道雪白。喻文州微微笑了,探下身去,离黄少天极近,鼻尖几乎擦着鼻尖。黄少天的浅褐色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盯着他,有些失焦。

那倒影里只有他,喻文州想。

“按你的规矩来,”喻文州说,“想要情报,就和我睡。”

黄少天直起身,喻文州的手掌从他的脸颊旁滑落:“你太执着了吧。”

“为什么不?”喻文州起身,绕过桌子,居高临下地站在黄少天面前,他的影子完全笼罩了他,“你睡过那么多人。”

黄少天仰头看他,懒洋洋地笑:“你是不一样的。”

喻文州蹲下来,他冰凉的手指搭上黄少天的后颈,拉过来,嘴唇就这么贴了上去。黄少天没拒绝,也未迎合,他任由喻文州品尝他。

像艳丽的果实……黄少天的一部分灵魂漂浮着,冷漠地想着……而喻文州就是那条蛇。

片刻,唇分,他们呼吸交错,彼此都没太动情,连喘息都是沉默的。喻文州深深地看他:“我希望这‘不一样’能反过来,”他说,“你只和我睡。你只属于我。”

黄少天略微有些烦躁。他没表露太多,只是转移了话题:“我问你要情报,你睡我,没问题。那你要我帮你杀人呢?你给我什么?”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喻文州一笑。

“操——”黄少天崩溃地向后仰去,瘫在地板上,这拿腔拿调的深情探不出有几分真心,但不管是真是假,烦躁与不安都占据了他的一大部分情绪,“办公室恋情不可取啊文州,”他胳膊搭在眼睛上,“和我睡觉可以,更多的我给不了。你别——”

“我以为我是不一样的。”喻文州的声音仍旧带着微温的笑意。

黄少天叹了口气,在耍嘴皮子上,喻文州向来少而精,他说不过他。

“反正——”黄少天执拗地说,“我条件摆在这了,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别装傻充愣。能接受就睡,不能就拉倒。”

喻文州半晌没说话,黄少天轻微地挪了挪胳膊,从眼皮子底下看他。喻文州背着光,黄少天看不清他脸上表情。空气胶着,黄少天只觉得如芒在背。这一刻什么时候能过去呢,他漫无边际地想,这种日子持续有一段时间了,这就是他不愿意回来的原因。君莫笑的情报自己也能搞到一些,不知道王杰希能不能满意,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他没有喻文州那么强大庞杂的情报网,如果他们彻底闹崩,再有生意他就没办法——

他听见嗒嗒两声响,灯倏地灭了。接着,他的小腿肚被握住,拉开,弯曲的膝盖被放平。有重量盖了上来。

“什么时候换的声控灯?”黄少天嘀咕道。


TBC

评论(20)
热度(178)

© 都将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