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沒有營養的晚上
在嚴重缺乏維他命B雜及維他命C的情況下
我開始不停地想念你

连年 11

第二天王杰希答复年级主任的时候,对方着实惊讶了一番。

“你确定?”

王杰希点点头。

“没想到,”年级主任摇摇头,“本来就按你去实验班的计划把人都安排好了。”她打开电脑里的表格,给王杰希看,“备选老师有这几个,把他们调到实验班的话,你就顶上原先班主任的位置,你看看哪几个是你比较熟的?选一个,我去找他们聊。”

王杰希扫过表格,在一个名字前停了停。李淑珍,黄少天的班主任。

年级主任注意到王杰希的目光,解释道:“有几个老师是从高三下来的。”

高三下学期,对学生而言最重要的是稳定,一般不会轻易换老师,更别说是班主任。这种时候突然调班肯定有特殊原因,年级主任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王杰希也不再问,只是说:“我偏向三班,主要还是看您安排。”

“行,”年级主任挪动鼠标,把他的名字加到三班里,“我到时候找徐老师聊聊,她之前带过几届实验班,应该没问题……不过,我能问一句你为什么这么选吗?”

她抬起头,眼镜片下的目光审视着王杰希。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答:“李老师是我弟弟班主任,之前比较熟悉,也想向她讨教一下管理经验。”

年级主任笑了:“不是问你这个……算了,”她的好奇心点到为止,“那就这么定了。”

王杰希谢过,离开了办公室。

他知道年级主任是问什么。

第一年就去实验班的机会千载难逢。实验班学生底子好,学校重视,好教好带好出成果,奖励也丰厚,是学校老师争抢的香饽饽。而去普通班当班主任,虽然每个月能多点班主任费,但当班主任实在太操心,普通班学生素质又比实验班要低,劳神费力还没成果。本来是没什么可犹豫的。

只是……

王杰希想起黄少天,热情时飞扬的嘴角,委屈时耷拉的脑袋。他想他摸不透的少年心事。他自觉用了最好的方式处理他们的关系,却又好像搞得一塌糊涂。

纸上得来的终究过于浅薄,王杰希被翻烂的大学教材堆到床头,似乎全无作用。他想自己不如走到学生堆里,去看看现在的小孩究竟是怎么想的。

当班主任是最好的方法。


黄少天几天都没再来找他。

周末他回家吃饭,才又和黄少天见面,他暗中打量一番,觉得黄少天精神不错,因此松了口气。

“去买菜?”他问黄少天。

两人逛菜市场。说是一起买菜,实际上是王杰希报菜名,黄少天挑菜。不是他不愿意帮忙,只是他挑的菜总遭黄少天嫌弃,于是也乐得清闲。王杰希在后面拎着大包小包慢悠悠踱步,远远地看着黄少天在各个摊位之间穿梭,觉得像一尾灵活的鱼。

“你走快点好不啦?”黄少天又跳过来,塞给他一大兜胡萝卜。已是暖意融融的初春,王母不许黄少天脱下羽绒服,于是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黄少天鼻尖上已经挂上汗珠。王杰希双手占满了,只得侧过腰去:“兜里有纸,擦擦汗。”

黄少天咧嘴一笑,王杰希就觉得不妙。只见他往王杰希怀里一扑,趁着王杰希没法还击的时候在他胸前的衬衫上一蹭,再活泼地跳走,露出两列大白牙。

恍然间王杰希想起从前,黄少天才七八岁的时候,每逢出门必吃冰糖葫芦,吃完冰糖葫芦后黏糊糊的一双手必然往王杰希衣服上蹭。王杰希就绷着脸跑开。那时多小啊,亲亲抱抱又怎会觉得是瓜田李下。哪里像此刻,黄少天扑过来地时候王杰希呼吸一窒,只觉得这样的亲昵太别扭,又担心发了火是反应过度。

“回去收拾你。”他聊胜于无地威胁道。

黄少天皱皱鼻子,转过身,双手插兜,悠闲地溜达。

王杰希两步走过去和黄少天并肩,随便找了个话题:“你们班主任换了?”

“啊,”黄少天愣一愣,应道,“对,换了。”

“怎么这个时候换?”

黄少天一时没说话,王杰希有些疑惑。

“怎么?”

“你是真不知道?”黄少天问。

“真不知道。”王杰希诚恳地说,“我该知道?”

“好歹你也是学校老师,”黄少天说,“还真两耳不闻窗外事。不知道就算了。”

王杰希觉得黄少天情绪蓦然有点低落。以往这种事,黄少天肯定是要添油加醋地和他讲一番。托黄少天的福,王杰希对他们班谁和谁在谈恋爱,谁又和谁分手了这种八卦消息了解得一清二楚。

而此时,黄少天显然没有那个传递八卦的兴致。

“舍不得她走?”王杰希不再追究到底发生了什么,转而关心黄少天的情绪。

“还成吧,”黄少天说,“反正我不是最舍不得的那个。”


没过两天,王杰希就知道黄少天在说什么了。

李老师下了高一,仍然当班主任,和王杰希是邻班,互相给对方班级教课。两个人共用一间教室休息室,课余时间就在这办公。

那天他们都没课,王杰希正翻看着班上学生的资料,准备晚上班会时竞选班长。办公室门被敲响,进来一个学生。

王杰希坐门口,他扭头看了一眼。是个男生,相当壮实的一个男生,一头短毛显然烫过,大冷天里校服裤脚收着,露出白生生的脚踝,袜子盖住的地方,若隐若现一个刺青。

“我找李老师。”他冲王杰希一点头,就往里面走去。

李老师抬起头,王杰希觉得她笑得有些勉强:“怎么来了?”

“来问题。”

“这会儿没课?”

“自习。”

那学生自顾自拉一把椅子,泰山一般坐到李老师旁边。

王杰希皱皱眉,觉得这个学生带着刻意为之的压迫感。很少有学生这么对待老师,少见的几个,要么是自以为是,要么是虚张声势。

“我现在很忙,”李老师说,“你们现在的刘老师数学教得很好,你可以去问他。”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再来找你。”那学生说,“我听不懂那个草包讲的。”

王杰希明白了,这应该是黄少天同学,追到这里来问李老师题。

李老师叹道:“我不合适再给你讲课,你回去吧。”

“你是老师,我是学生,有什么不合适的?拒绝给学生讲题,我可以举报你。”

“你尽管去举报。”李老师冷淡地说,“我丢了饭碗,你也别想还能来找我。”

那学生沉默了一下。

“你不教我们班,是在躲我吗?”

“冷处理对你我都比较好。”李老师说。

“但我会想你。”那个学生直白又执拗地说。

听见这句话,王杰希突然从这人咄咄逼人的话语中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他想到了黄少天谈起这件事的表情,那或许是兔死狐悲。


TBC

评论(3)
热度(65)

© 都将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