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沒有營養的晚上
在嚴重缺乏維他命B雜及維他命C的情況下
我開始不停地想念你

连年 10

这话出其不意,铿锵有力,像极了胜利号角吹响前的最后一击,但王杰希轻轻笑了。

到底还是小孩,想玩咄咄逼人乘胜追击的那一套,可惜只学其形未解其髓,没选对拿捏人的把柄,被王杰希这么一笑,反而有些乱了阵脚。

“我是真不信。”王杰希说。这种事口说无凭,但若要他拿什么证据出来就更是扯淡。人与人对峙全靠气势,被诘问时王杰希气定神闲,倒教黄少天输了一头。

但这还真不是王杰希装蒜。黄少天这事他前前后后想了不少,搬出教育心理学的教材看了又看,觉得盲目依恋是问题,因他长久不归而错认了自己的感情也是问题,独独兄弟这个身份本身,不是一点问题。

人间情事如双人探戈,你情我愿便可共舞,容不得别人评头论足。

况且他迫切需要得到承认的年纪早已过去了,或者压根没存在过。他自己的性向后,没四处宣扬,但也决不遮遮掩掩,因此这些年什么目光都受过,被人构陷的时候也有过。譬如他毕业前也曾考虑过去B市数一数二的中学任教,申请表递上去了,试课反响也很好,临offer快发下来的时候突然没了信,他问和自己接洽的人事,对面支支吾吾,说经人举报,说他有作风问题,又道这是个人自由,可小可大,只看王杰希愿不愿意通融,最后冠冕堂皇,说他们确有惜才之意,若没能留下王杰希,也实在觉得可惜。

王杰希一哂,转头回了故乡。

这么想来,这事唯有黄少天,他状似无意地问过,内心是实打实地惴惴不安。好在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从此任尔东西南北风。

因此事到如今,他也不在乎黄少天对他的情感是否忤逆天道伦常。他只是担心黄少天。如果这份感情纯属错爱又任其发展,待到日后后悔,他作为兄长,难辞其咎。


黄少天臭着脸色扭过头。

“不信拉倒,”他说,“但你别想着说服我。”

他近乎愤怒地盯着窗外,那里是浓稠黑夜。

“少天,”王杰希说,“我就说这几句,你别急着反驳。你说喜欢我,我的确觉得是一时迷了心窍。前几年我和家里闹矛盾,没意识到给你造成了这么大伤害,是我这个做哥哥的不懂事。我保证不会再一走了之。现在你可能还不能信,我现在确实也没做什么能让你信服的事。但等时间长了,我能证明这一点了,你可能对我也没什么感情了——不要反驳。正是因为不信才会反驳,所以这些话你先听着,等过一段时间再回来想想。”

他停了停,又补充道:“还有,越界的话暂且不要说了,会干扰判断。”

许是刚刚被折了气焰,黄少天总算安静听他把一段话说完了。听完了也没什么反应,仍旧盯着窗子外面,像是要把那里盯出一场凄风冷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转过头,冷笑一声。

“王老师这算盘打得真是漂亮,”黄少天慢吞吞地嘲讽道,“先硬把感情加个由头,又不给反驳的空间,最后连平时的一点接触也要禁掉。全方位多角度改变现状,真了不起。口口声声要我想一想,想多久还不是你说了算?反正是想到你满意为止,对不对?”

王杰希心里叹口气,这哪里像兄弟,又怎么会是对着喜欢的人,简直是谈判桌上的兵戎相见。

“半年,”王杰希妥协道,“等高考后,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质疑。”

黄少天哂笑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语气特别像班里那些吊着追求者的小姑娘,”他捏着嗓子学,“‘我们现在的重心是学习,有什么等高考后再说’——随便你吧,跟你这种怀疑论者讲话真他妈累。我睡觉了。”

说完,他也不看王杰希,直接走向卧室。起身时夹带一阵风一般的戾气。然而每走一步,那不满与愤怒都消散一点,难过与委屈又涌上一点。直到卧室门口,黄少天停下,给王杰希一个背影,分明是看不见表情的,王杰希却觉得他有些寥落。

“那如果,”黄少天平静地问,“半年后,我还是喜欢你呢?”

“我会拒绝你。”王杰希并无犹疑地说。

黄少天默不作声进了房间,不知是有意无意,关门声还挺响。

过了两秒,他又开门,咬牙切齿道:“别得意太早,半年后你说不定也要改主意。”

这话明目张胆逆着王杰希的心思。但不知怎的,王杰希本来有些沉闷的心情被一扫而光。


不管半年后如何,当天晚上反正是没再睡一张床。王杰希在沙发上凑合了一晚,黄少天也没矫情说自己睡沙发——反正还生着王杰希的气,他也就安然自得地把手脚摊了满床。第二天早上王杰希起来腰酸背痛,又得去上年后的第一天班。因着学生还没返校,还算清闲,不过开了个会,布置了一下之后的工作。

其中之一就是文理分科。这事年前王杰希就听到点风声,一开学算是彻底布置下来了。往年学校总是上满一年再分文理,今年不知为什么,堪堪上了半年就急着赶着要分科,分科后理科班不再安排文科课程,只等寒暑假补课和会考前突击,省下来的时间集中精力学好高考考试内容。这从应试的角度讲或许算是好事,但王杰希总觉得有些急功近利,不是良策。

他刚入校一年,学校的决策说不上话。开完会,年级主任招招手把他喊到办公室,要找他谈谈。

“你上半年的成绩我们都看在眼里。很不错。”年级主任是个戴眼镜的中年女人,说话言简意赅,“现在文理分科,原班级打散,关于你的安排,有两个。”

她伸出两个指头:“第一,去实验班,纯担课;第二,在普通班,当班主任。咱们还没有第一年进校就给实验班学生上课的先例,这么安排,一方面是之前咱们实验班的许老师休产假回家了,另一方面,当然是认可你的教学实力。其余的利害关系,你自己考量,明天给我个答复。”


TBC


写一点算一点8

评论(11)
热度(61)

© 都将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