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沒有營養的晚上
在嚴重缺乏維他命B雜及維他命C的情況下
我開始不停地想念你

连年 9

因此黄少天从浴室里出来时,王杰希没有动弹。

黄少天喊了他两声,他怕一开口回应便露出端倪,只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但这实在不是一个睡觉的姿势,黄少天必然看不下去,肯定会来把他喊醒,让他起码到床上去躺着。这样看来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和黄少天的交流,但是不行。今天不行,现在不行,他还没把问题的方方面面考虑清楚,一时冲动或许会说错话,而他已经知道,有些错误是很难挽回的。

王杰希闭着眼暗自盘算着,突然有些犯晕,却因这一点晕劲儿豁然开朗:这是酒劲儿上来了。

他喝酒比别人反应慢一点,往往是饭桌上大杀四方,回程路上神志清明,到家了才晕头转向。黄少天知道这个。诚然他今晚喝的量远不至于让他晕,但总归是可以借此做点掩饰。

他听见黄少天的脚步声渐近,同时脸上落下丝丝凉意,便知道是黄少天懒得吹头发,正像狮子狗一样拼命甩头。这情景挺好笑的,王杰希在脑内回想了一下,一时竟有些绷不住嘴角。

怕是真的有些醉了。

“哥?”黄少天喊了一声。

王杰希自然没有应声。身边窸窸窣窣的动静消失了,而后沉寂许久。在这死一般的寂静中王杰希心里咯噔一下,千算万算,他居然忘了黄少天心怀不轨。

王杰希当机立断,黄少天若是再喊他一声,或者——或者做些什么,他非得马上就醒。

然而黄少天许久没有说话。王杰希感觉到他极轻地坐到了沙发前的地板上。这不健康,他想,或许自己该佯装迷糊地醒来,把自己和黄少天都劝到床上睡觉,而后,过了今晚,他再仔细捋顺逻辑,想好措辞,找时间和黄少天好好谈谈——他们早该好好谈谈了。

“喝这么多,到底跟谁出去了……”黄少天突然嘀咕了一声。

那语气带了点委屈,是黄少天鲜少让他察觉的,坦荡的脆弱。往往黄少天无论是调情还是委屈都拿腔拿调,难免让人觉得那只不过是一个演得过了头的玩笑。但此刻王杰希才陡然意识到掩盖其下的真心实意。这原应在正常范畴,感情本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但当真见到了,王杰希又微妙地觉得不公——何人有这么大资本与胆子,竟让黄少天束手束脚,进退不得。

而后便觉得颓然,始作俑者分明是他本人。

下一秒,猝不及防的,脸颊上就被覆盖上湿凉一片——是一张湿淋淋的脸。一缕一缕的湿发紧紧贴着他,水滴掉入领口滑进胸膛,激得他一个哆嗦。王杰希猛地睁眼,被明亮灯光晃了晃神,就这么两秒功夫黄少天就已经在他身上安顿下来——他的头埋在王杰希的颈窝,胳膊挤进他脊背与沙发的间隙,整个人坐进王杰希怀里,脚尖勾着他的小腿——像一只大猫一样牢牢守住了他的领地,怎么也不愿意放手了。

“黄少天!”王杰希震怒道。

但是没有用。黄少天是最不忌惮他生气的人,这人蹬鼻子上脸的本事炉火纯青,撒娇卖萌的手段也登峰造极。此刻在王杰希的肩头嗅着,似乎念准了王杰希不会把他掀下去。王杰希叹了口气,从黄少天的钳制中抽出一条胳膊,带着未消的愧疚,安抚地拍了拍黄少天的后背。

“起来吧,我们聊一聊。”


面对面,中间隔着一张茶几,总算是可以正常谈话的距离。

王杰希看了眼表,十点半,还不算太晚。

“聊什么?”黄少天问。

王杰希沉默不语,他需要留出足够的时间,一方面是不动声色地造势,让黄少天在这沉默中不安,在不安中反省,在反省中接受自己的劝解,另一方面也是自己组织语言,盘算着该如何把话说好听了,让黄少天能听进去些。

说实话,王杰希不擅长这个。他教育学生,向来直来直去,有一说一,学生一时接受不了,他也不会强求。这个年纪的小孩本身就多少叛逆,不如把道理摆上,在周边护着,待这小孩吃几记不大不小的闷亏,再想起往日教诲,才能真正懂得。

但黄少天这件事,从一开始就行差踏错,时至今日早已累积成痼疾沉疴,再拖下去只怕覆水难收。

空气静如广袤虚空,唯两缕水汽在他们面前漂浮。王杰希俯身拿起水杯,就着滚烫的水烧了遍神经,这才开口。

“你说喜欢我。”

黄少天被晾了许久,心里也明白王杰希大致要说什么,只是没想到王杰希一开始就这么单刀直入,蓦地愣了愣,然后才点点头。

“对,我喜欢你。”这话倒说得坦荡,有些破釜沉舟的认真在。

王杰希点点头,又问:“原因呢?”

“这能有什么原……”黄少天下意识就答道,说一半便刹了车,皱了眉,似乎真要给王杰希想出一个答案。

王杰希心道黄少天的反应能力实在一流,今晚之前黄少天还满足于嘴上讨便宜,在平衡木上玩金鸡独立,但一旦王杰希要打破这个局势,他又立马把自己调整成了进攻姿态——于他而言,今晚的目标不再是负隅顽抗,而是一举攻下城池。

城池固若金汤。

黄少天垂下眼沉默,王杰希就由着他想。兵来将挡。


“你脖子上有一颗痣。”黄少天抬起眼。

“什么?”王杰希愣了一下。

“你脖子上有一颗痣,每次我站你面前的时候都能看到。不大,很圆,颜色挺深,位置偏左。我……我做一些梦的时候,对那颗痣很着迷,总是忍不住凑上去亲一亲,或者舔一舔,或者……”

王杰希的眉毛越蹙越紧,黄少天笑了笑,打住了下三路的话头。

“……大片大片的皮肤,只有那颗痣是特别的,所以一定会被吸引,一定要靠近,没什么别的原因,只不过是本能而已……你就像那颗痣一样。我喜欢你,想你高兴的时候和你一起,你难过的时候安慰你,想抱你,亲你,想和你上床。仅此而已,本能而已,没有再多理由了。”

这一番话说得,没羞没臊,毫不讲理,将事事的动机归为本能,直接模糊了亲情爱情的界限,封死了王杰希的话头。

王杰希心想,这是早就知道他要说什么。

“屈从于自己的本能,还挺开心?”王杰希定下思路,慢悠悠道,“我怎么觉得,你不过是美化自己的随心所欲,骄纵任性,为自己不负责任开脱?”

长兄如父,王杰希与黄少天共处十几年,很少说重话。黄少天因此愣了愣。

王杰希继续道:“七情六欲,人皆有之。有人因为不甘奋发图强,有人因为愤怒杀人放火,后者对簿公堂的时候,能凭一句‘我就是生气’脱罪吗?由着情绪控制行为,那是动物。你今年也成年了,很多话我不多说,你也该明白。”

他顿了顿,又道:“你对一个人产生感情,本身不是什么大事。但我是你哥哥,不能凭着一时冲动做事。我不说考虑家人之类的话,这方面我没带个好头。但你想想你自己。少年时代对长辈的依恋很常见,也很盲目——”

黄少天打断了他:“你也知道你没带个好头。”

王杰希心平气和地被噎了一下。

“我做过很多错事,”他承认道,“也后悔过一些。我不是永远正确,但我不会一错再错。曾经我让你失望过,伤心过,如果你——”

“你看,”黄少天再一次打断了他,他终于回过神来,懒洋洋地躺进沙发里,胜券在握一般,“我都伤心了,失望了,觉得你不好了,怎么还会对你盲目依恋?”

偷换概念。

没等王杰希回击,黄少天又说:“我还想问你啊,你死活不信我喜欢你,是真的不信,还是不愿信,不敢信,不能信呢?”


TBC


王杰希选手打出了连击!

黄少天选手扳回两城!


明天继续(大概

评论(8)
热度(76)

© 都将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