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沒有營養的晚上
在嚴重缺乏維他命B雜及維他命C的情況下
我開始不停地想念你

连年 6

不多,主要是下一个情节今天写不完惹,明天多写点(again

旁友们攒到明天看吧,要不是为了日更这么点都不好意思见人Orz

以及本来想让微草成员露个脸但是有点懒得去和原著对应,就捏了个原创人物粗来,随便看看!


***


假期的倒数第二天,王杰希终于结束了被剥了层皮的走亲访友之旅。

黄少天早就上过一周课了,这两天正赶上周末,也在屋里赖着。

“你收到了到了一条微信消息——我帮你看了啊?”黄少天正趴在王杰希床上看书,王杰希的手机在枕头边上摆着。

“手机给我。”王杰希正坐在窗台上看书,头也没回地伸出手。

黄少天哼哼两声,把手机抛到王杰希手里。

是朱健。

——帅哥,年过得怎么样?明天赏脸一起吃顿饭?

王杰希想想第二天没什么安排,回了过去。

——地方你定,我请客。

“什么事啊?”黄少天探头探脑。

王杰希锁上手机:“朋友约饭。”

“约个饭都不让我看了?什么人?男的女的?在哪儿?什么时候?”

“明天吧,”又有消息进来,王杰希把黄少天凑过来的脑袋推走,打开手机低头看。

——请客这事先不说,想吃西餐中餐?

——中餐吧。主要看你。

黄少天一边和王杰希的手角力,一边意味不明地说:“情人节约你出去,这得是什么人哪?”

“情人节?”王杰希瞟了眼手机日历,2月13日,情人节可不是在明天吗。他的手往下一翻,在黄少天失去支撑砸过来的同时往他的腰上一戳,黄少天立马大叫一声,弯下腰。

“不要偷袭我!”黄少天连忙揉自己的腰。

“普通朋友,几年没见了。”

“几年没见干嘛要约你?”

“……”王杰希无奈地转过头,只见黄少天蹲在地上,一手捂着腰,委委屈屈地仰头看他,滑到嘴边的“和你没关系”突然有点说不出口。

“我这不是一直没回来?回来了总要见一见,你别多想。”

“哦——”黄少天拖长了音调,声音突然变得微妙,“你是在向我解释吗?”他咧嘴一笑,眉毛一挑,又回到了那个狗见嫌的状态。

王杰希无奈,继续低头看手机。

——那就中餐。酸菜鱼怎么样?就在酒吧旁边,吃完了去喝两杯。

——酸菜鱼可以。喝酒不能太晚,后天还上班。

——没问题。

黄少天在王杰希没留神的时候又凑了过来,抓住机会迅速瞟了一眼:“哎这个头像挺眼熟啊?谁啊?我认识吗?”

王杰希把手机装进兜里:“行了,写作业去。”


直到午饭开饭,黄少天还在孜孜不倦地问王杰希约的是谁,全家都坐上饭桌的时候黄少天才总算收敛了点,闷闷不乐地低头扒饭。

王母问:“杰希,明天有安排吗?”

“怎么?”王杰希问。

“之前你许姨说的那个陈家的小姑娘,明天见一下吧。”

四个人吃饭的动静同时消失,饭桌上突然陷入诡异的宁静。

“明天不行,”王杰希说,“和朋友约好了。”

他面色如常地给自己盛了碗汤。

“那今天你和对方再约个时间,等会儿加一下她微信。”王母说。

“开学就忙了。”王杰希说。

“哟,那你们学校那群老师都得是光棍儿了?”王父说。

王杰希没应声。

“明天约的谁?”王母又问。

“高中同学。”

“男的女的?”王父问。

“……普通同学。”

“真是普通同学,”一直沉默的黄少天突然插嘴道,“刚他俩发消息我还在旁边看着呢,语气特正常。我说明儿个不是情人节嘛,我哥还愣了一下,他这么不解风情的哪儿知道啥时候过节啊。也就约的时候撞上这日子了呗,你们不用担心。”

王父看了黄少天一眼:“你还知道的挺多?跟谁过节去啊?”

“没没没,我社会主义好青年,绝不早恋,”黄少天笑嘻嘻地说,“我本来也不记得的,这不是看见您——”

“吃饭!”王父突然有点窘迫,埋头吃了一大口白米饭。


“其实你弟没什么,就是正常挣点外快而已。我只是想找个理由把你喊出来而已,看来没找错。”俩人没吃上多久,朱健就主动坦诚道。

“……你直接喊我出来就行。”王杰希说。

“不一定吧?”朱健说,“要不是那天在酒吧碰见你,我可联系不上你。你去上大学后,高中同学一个都没联系吧?”

“嗯。”王杰希说,“那时候家里出了点事。 ”

“四年没回来?”朱健挑眉。

“……嗯。”王杰希应了一声,没有继续解释下去。他不习惯如此将自己的经历坦白。而朱健的问题就像一把薄利的刀,利落地探进他的内里,想要挖出深处的血肉。

“先不说这个,说点你感兴趣的,”朱健似乎看出了王杰希的排斥,换了个话题,“其实我真的不招未成年人,但你知道为什么我当时要了你弟吗?”

王杰希抬起头。

“他来面试那天,唱的是《Magician》。”

酸涩感霎时涌上王杰希的头颅,他连着咳了好几下,赶紧扯了手边的卫生纸压在鼻子上,拼命擤了擤,又喝了几口水,才缓缓压下喉咙里翻滚的酸意。

这才发现自己是被呛着了。

“想不到吧?”朱健气定神闲地说,“我当时比你还惊讶,就差没揪着他领子问他和你什么关系了。”

“你没问?”

“没有……我想问来着,又觉得没意思。”

“我知道他肯定认识你,而且和你很熟。但这首歌不可能是你拿出来让他唱的,你不是这样的人。”

朱健笑了笑。

“那是你自己放弃的东西,你呢……又从来不会困在过去。”


王杰希还记得他第一次在乐队面前弹唱《Magician》的时候。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全场鸦雀无声,面面相觑一番后朱健率先鼓掌,带起了众人雷鸣般地掌声。

“……很怪,”朱健评论道,“很小众,但又很和谐。真是你自己写的吗?看不出来啊……平时这么正经,居然写出来这么一首……很玄乎的歌。不过只有吉他伴奏感觉有点单薄了,本质上应该比较华丽吧?你打算拿这首去比赛吗?”

“我觉得可以试试,”王杰希说,“不过需要大家的配合。”

众人若有所思。主唱哼出其中一段调调,加了点颤音进去。

“处理好了会很出彩,”主唱思索道,“但有难度。音域比我的要广,有些地方也不好唱。”

“嗯。”王杰希在笔记本上记下,“还有其他问题吗?”

乐队的几个成员术业有专攻地提出自己方面的问题,王杰希一一记下。

“有可行性。”王杰希最后总结说,“离比赛还有一个月,我们先花半个月试一下,看看到时候的进度。诸位加油。”


TBC

评论(6)
热度(66)

© 都将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