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沒有營養的晚上
在嚴重缺乏維他命B雜及維他命C的情況下
我開始不停地想念你

连年 3

期末考试前,黄少天来找王杰希辅导过几回。

平时黄少天也总找他,但基本都是无所事事地赖着,时不时再拙劣地调戏一番。现在估计是觉得火烧眉毛了,多少也要抱抱佛脚。王杰希教化学,不过他大学期间为了挣钱,哪一科的家教都做过,因此什么都能教。

“这张做得不错,”讲完卷子,王杰希评论道,“你数学要能像化学一样就行了。”

黄少天现在一放学就往他办公室钻,书包一放就开始问题。晚上也不缠着去王杰希家住了——这让他松了口气。他前几天就盘算着,如果黄少天还是要来,就不得不换张双层床了。

“高考只考化学算了。”黄少天揉揉脸,打了个哈欠。

“想好考哪没?”王杰希问。

“没,”黄少天说,“以前想上A大,你不是不让。”

“你上A大亏了,”王杰希说,“是想离家近点吗?邻省B大不错,离家近,以你现在的成绩,拼一把就能上。比较稳妥,也不至于让你松了劲。”

“我离得远了你会不会想我?”黄少天嬉皮笑脸。

“离得近了也烦。”王杰希说。

“所以是会想,”黄少天得出结论,“那我努把力不让你想得太厉害——考好了有奖励吗?”

“书是给自己读的。”

“哎你又这样,好无聊啊。”黄少天懒懒散散地开始收拾东西,“真的有人追你吗?虽然你除了大小眼之外长得还算可以吧,但这个性子有几个人受得住哦。”

王杰希差点说“你不是追得挺开心吗”,又觉得还是不要自找麻烦比较好。

麻烦却自行找上了门,黄少天小老头一样拍了拍王杰希的背:“所以只剩我了,好好珍惜吧无聊先生。”

“赶紧出去吧,不然你今晚上住这儿算了。”

黄少天拖着步子往外走,嘴上还没消停:“你不说我自己定了啊,我要考好了你亲我一个。”

王杰希啪一下关上灯,撵小鸡一样把黄少天赶出了办公室。


这一阵的雪断断续续,角落里积的那些还没来得及化,就又落了新的上去。今天还算好,是个干冷的晴天。

王杰希跨上摩托,黄少天抓着他的肩也跳了上去。他们家离这里不过十分钟脚程,黄少天还坚持让王杰希送。

王杰希倒也没拒绝过,他记得自己家住几栋几层,也知道哪扇窗户后的灯亮着代表了是谁在家。人虽然不能上去,但总能在楼下看看——他怀疑黄少天就是因为这个才死活让王杰希送的。

到小区门口时王杰希停了车,抬头看了看,十三楼从左往右数第五扇窗,只一点微光透了出来,估摸着爸妈是在客厅看电视,开了个灯当背景。黄少天抓着书包跳了下来,扭头给了王杰希一个飞吻。

要在别处,他一下车就要抱着头盔亲一个——如果王杰希没来得及躲开的话——好在这是在自家楼下,黄少天也不太敢造次。

王杰希看着黄少天的背影叹了口气,黄少天用的尽是些追初中生小姑娘的招式,算不上多认真,只是每每趁王杰希不注意的时候就要撩上一把,提醒王杰希他的别有用心。

看上去像是玩玩,但谁会玩到自己亲哥头上。

实在搞不懂现在十七八岁的小青年都在想些什么。

直到黄少天卧室的灯亮了,王杰希才掉转过头,回了自己的出租屋。


洗完澡发现手机有消息进来,王杰希一边擦头发,一边按亮手机看了眼。

——来我这坐坐?保证知无不言。

王杰希想了想,回了个“等考完试吧,这一阵忙”。

那边回得很快。

——行,到时候再约。

是王杰希的高中同学,叫朱健。念完高中就没再考大学,直接租块地开了个酒吧。听说王杰希回来后,一直竭力邀请王杰希去坐坐。这一坐,就等出来一个黄少天。

朱健显然也很惊讶:“我去,他是你弟弟啊?我真不知道,我要知道还敢要他吗?肯定第一个给你打小报告啊。”

“你就招未成年给你打工?”

“哎,这不是成年了嘛。”

“什么时候用的他?”

“去年……不对不对,上个月,是上个月。”

王杰希一眼扫过去,对方立刻怂了:“那时候不也十七了,在那什么……哈利波特里面已经算是成年了……你那个年纪的时候不也闹腾着呢!就别说他了!”

这话说得在理。有一个高中毕业就去开酒吧的朋友,他自己怎么也不会没在里面混过。只是一牵扯到黄少天,王杰希的神经就格外紧张。“行吧,”王杰希说,“不过他快考试了,也得分清轻重缓急。这一阵让他先别做了。”

“OK,”朱健答应道,“不过他是有什么要用钱的地方?我看他也不是因为特别热爱唱歌才来的,每次算工资的时候精得很。”

王杰希愣了一下,正打算追问,朱健的手机响了。

“那边有点事我得去处理一下,”朱健打完电话说,“你先回去吧,你弟弟的事我回头和他说。”

“先别,”王杰希说,“我去让他和你说,你别说咱俩认识。”

朱健挑挑眉:“行,做弟控哥哥的卧底有工资吗?”

“没告你滥用童工不错了。”

“得罪不起啊,那下次再聊。”

后来工作繁忙,也没来得及去问详细情况。

期末考试完有的忙了。


天迈着步子进了寒冬,期末成绩放了出来,几家欢喜几家愁。

黄少天考得还成,稳中有进,就是数学还是不行。王杰希算了算,如果他高考数学能上120,B大是没问题了。

高三只放三天假,接着就要补课到大年二十七,年初四继续上课。

“得亏是你回来了,”黄少天一缕游魂一样瘫在王杰希办公室的沙发上,“不然我可没劲再跑你那边去。”

“这三天有什么计划?”王杰希问。

“能做什么。吃饭,睡觉,打豆豆——补课的时候你是不是就不在学校了?我看高一都放假了。”

“嗯,”王杰希说,“我提前几天回家,帮着备点年货。”

“哟,”黄少天眼睛一亮,“住家里吗?”

“看情况吧,可能不住。”

“可以了,”黄少天打了个响指,“历史性突破。”

又问:“你哪一天回去?趁着我也在呗。优良缓冲剂。”黄少指了指自己。

“没事,”王杰希说,“你专心上课吧。”


时隔多年,终于再一次踏进这个小区,走进这个楼洞,按下这个楼层。

上一次离开的时候,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你那毛病治不好这辈子就别回来了”。

时至今日,还能清晰记得那句话的声调,以及伴随的摔门声。

把气话当真是最是自找无趣。王杰希不是不通情理。能记这么久,只能是当年确实伤过心。

王杰希站门口,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压了压翻滚的情绪。他掏出钥匙,却害怕太突兀,抬手想敲门,又担心太生分。

门在这个时候开了。

王杰希条件反射地退后一步,没让门拍到脸上。

“爸。”他喊了一声。

王父眼睛往下一扫,鼻孔里哼出一声:“带个屁的东西?做客来了?”接着也不理他,自顾自转身进门。

王杰希在他身后关上了门,把手里的保健品放到门口的地上。

王父坐到沙发上,点了根烟。王杰希也在旁边坐下。他环视了一圈屋内,看到贴着自己从小到大的奖状的那面墙上有点异样。

斜斜的一道透明胶贴在奖状上,好像曾被暴烈地撕破,又被珍惜地粘合。

他收回目光。王父虽然点上了烟,却一口没抽,烟灰长长一截岌岌可危地挂在未燃尽的烟头上。

“妈不在家?”王杰希问。

“上着班呢,以为谁都跟你似的闲?”

“您最近没活?”

“不是还得留个人等你?不然谁给你开门?”

王杰希笑笑,说:“钥匙我留着呢。”

王父愣一下,总算没再炮仗似的开火。

“等妈回来,晚上一起出去吃吧。”王杰希说,“在附近订了位置。”

王父不置可否。

王杰希继续说:“家里缺什么就跟我说,我去买回来。”

“省省吧,你那点钱留着娶媳妇吧。”

王杰希后背僵了僵。

“今年春联买了吗?”过了一会儿,王杰希问,“没买的话我来写吧?”


TBC

评论(10)
热度(91)

© 都将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