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沒有營養的晚上
在嚴重缺乏維他命B雜及維他命C的情況下
我開始不停地想念你

连年 2

黄少天刷完牙出来时,看见王杰希正把一床被子扔到沙发上。

“哎你干嘛,”黄少天牙膏沫子还没擦干净就蹿了过来,“这沙发能睡吗?半夜不得掉下去了。”

“我睡。”王杰希说。

“就是说你掉下去。”黄少天扑过去抢被子,“你那床也不小啊,一起睡不行吗。”

“你说呢?”王杰希笑笑,反问道。

黄少天丝毫不怵:“我觉得行,很行,特别行,赶紧的吧,困死我了。”

“困死了就去睡,”王杰希说,“我晚点去。”

“等会儿过来睡啊?”黄少天抱着抢来的被子和王杰希确定道,又嘟囔一句,“又不是没一起睡过,这会儿扭捏得跟大姑娘似的。”

王杰希“嗯”了一声,黄少天转身进了屋。

其实能反驳的话挺多的,只是他说一句黄少天就能说上十句,再叨叨久了还耽误睡觉,干脆什么也不说。

又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王杰希起身把窗户拉开条缝,冷风立马钻进暖意融融的室内。王杰希想了想,走到卧室门口,黄少天的呼吸声挺平稳,听声音是睡着了,他轻轻关上门,又走回窗前,把整扇窗户都打开了。

屋里暖气开得足,一时也没觉得特别冷。王杰希打了几次打火机,点了一根烟。

答应了黄少天今年回家,但回去说什么,怎么说,也没想好。

他去上大学的四年都没和家里联系过。除了黄少天,三天两头地给他打个电话。年前还问他回不回家。他问家里什么态度,黄少天没吭气,王杰希就笑笑说不回去了。

他上大学的头一年,家里断了供,他身无长物,空长了一身的犟骨头。年关头整条街都空空荡荡,饭店没几个开门的,他租了个短租房,提前囤了点菜,打算自己随便做点吃了。

年二八的时候,黄少天打电话过来,说自己在火车站。


“怎么过来了?”王杰希接过黄少天手里的箱子,“爸妈知道吗?”

“我攒钱溜过来的!谁也不知道!”黄少天带着第一次独自出行的兴奋劲,丝毫不觉这事给王杰希带来的冲击。

“……打个电话跟他们说一声,”王杰希说,“我查查有没有回去的票。”

“干嘛啊!”黄少天抗议道,“我好不容易过来的!”

“谁也没让你过来。”

两个人逆着人流挤了通地铁,在人群中大眼瞪小眼地堵着一口气。好不容易到了王杰希的出租屋,王杰希第一时间让黄少天打电话。

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就算黄少天一向在外边野惯了,这么久没回去也还是会让人担心。

黄少天撇撇嘴坐到桌边,把手机搁桌子上,拨了号码,开了免提。

“少天?在哪呢?晚上怎么没回家?”

事到临头黄少天才知道害怕,有点犹豫地说:“我在我哥这儿呢。”

“什么?他回来了?你跑他那干嘛?”

“不是,”黄少天说,“在B市。”

“B市?你怎么去的?他让你去的?”

“没没,是我自己想来,坐火车来的。电话还是他让我打的呢。”

电话那头哼了一声。

“我跟我哥回去过年行不?”黄少天说。

王杰希看了眼黄少天,黄少天抬头冲他笑了笑。

“回来个屁,”那边没什么好气,“这时候哪儿给你买票去。你跟……一块过去吧,养你养这么大没养出来良心。过完年早点回来,挂了。”

“等等等等,”黄少天抢着说,“我哥看上去还成,面色红润仪表整洁我估摸着还长了几斤肉——”

那边传来“嘟嘟”的声音。

“……叔可想你呢。”过了一会儿,黄少天说。

王杰希一时说不出话。他弓身抱了抱黄少天,黄少天小大人一样拍了拍他的背。

“想吃什么?”王杰希说,声音带了些哑,“咱们出去买。”

过年的几天,他们一起做饭。

黄少天也不是一开始就变身为厨艺大师的,至少他来找王杰希的第一年,两个人都分不清醋和酱油。只是黄少天技能树点到这了,当王杰希还在为少许盐到底是多少犯愁时,黄少天已经能熟练地颠勺了。王杰希一看干脆也不再丢人现眼,每天把菜一洗就坐等吃饭。黄少天脑子灵光,举一反三的功力很强,过年囤了的几斤肉能换着花样折腾。本来空荡的单人间也变得烟熏火燎。


王杰希想,黄少天是最懂寂寞的人。看到他难免物伤其类,因此跋山涉水也要来到他身边。

那个时候王杰希的心里很空,走在路上能被呼啸的风穿堂而过。他总觉得黄少天过来,要么是为着家庭和谐,要么是血浓于水的思念。

反正不可能是支持他,理解他,不可能对他那异于常人的性向无动于衷。

能这么自暴自弃地想说明心里也曾有过期望。也曾想过被认可,被赞同,不用很多人,只要是那么几个,最亲密的人,不管别人如何冷眼,也能站在他身边。

起码不要先于世界与他背离。

不过如此。最微小最热切,也是最天真最狂妄的愿望。

“你对我是同性恋有什么想法?”

那是第二年春节,两个人肩并肩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春晚,王杰希冷不丁地问道。

黄少天正看着小品乐,听到这话扭过来看了王杰希一眼:“没什么想法啊,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哦。”王杰希没说话。他以为黄少天在家得被自己爸妈洗脑洗了个干净。

“怎么?”小品结束了,下一个节目是歌舞,黄少天没兴趣看,过来关心他哥来了,“你以为我是叔婶派来的卧底?不会。他们都不跟我聊这个,估计不好意思吧。不过你就算交个女朋友他们估计也不会跟我聊,保守得厉害,我都不敢让他们看见我收到的一沓情书。这么厚呢。”黄少天拿手比划了一下。

“那么多?”王杰希笑了。

“可不是,”黄少天扬扬眉毛,掰着指头数自己的优点,“你看看啊,我长得帅,会说话,懂做饭,篮球还打得好,谁不喜欢我!”

说着黄少天凑过来,贼兮兮地说:“不光女生,还有男生呢。”

王杰希挑挑眉:“这么开放?”

“其实没什么,班上哪几个是其他人也都知道,有几个小女生还特别爱起个哄。不像你那时候了,上学时候闷不吭声的,一毕业就点了炸药包。”黄少天评价道,“闷骚。”

“嗯,”王杰希没反驳,“是太突然了。”

黄少天特地显摆这个,是为着让他觉得这种事稀松平常。王杰希不会不懂。他叹了口气,想自己怎么把一小孩逼得这么会看人脸色,是不是也太不成熟了。

但心里是满了,暖了,被塞了一颗热腾腾的红薯,沉沉地坠了地。


“你堆雪人呢?”

黄少天带着睡意的声音传过来,王杰希扭头,看见黄少天光着膀子站在他身后,被风吹了个透,还打了个冷颤。

他按灭了烟,把窗户关上。不知什么时候下了雪,窗台上落了雪白的一层。

“怎么还没睡?”

“都睡一轮了,起来上厕所。”黄少天打了个大哈欠,“别在这思考人生了,等会儿给你吹糊涂了,明天连氢离子怎么写的不知道。”

以前呆一块的时间短还没感觉,现在突然发现黄少天着嘴皮子功夫真是随着岁数见长。

“就睡。”王杰希说。他重新刷了牙,回卧室的时候,黄少天已经钻回被窝里了。床是单人床,但比宿舍那种窄床要宽敞,两个人睡也不算太挤,反而肩膀贴着肩膀比大床还暖和些。黄少天见他上了床,胳膊腿立马抱上来了。

“凉得跟冰块似的。”黄少天说。

“凉就别抱了。”

“要抱,”进了暖烘烘的被窝里,黄少天的声音立马染上了倦意,“怎么能不抱呢,凉了就抱着暖,暖热了就好继续抱……”

没说两句,黄少天又打了个哈欠,但还是絮絮叨叨地往下说。

“……都这么多年了,就算是块石头也得给暖化了,你别想太多了……”

王杰希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

“睡吧。”他说。

这话说的不是黄少天对他,王杰希能听出来,说的是他对自己爸妈。在这方面黄少天比他要乐观许多,甚至可以说成熟许多。黄少天始终懂得他们心里皆存在的那一丝眷恋。离家多年,一开始刻意的疏离随着年深日久而逐渐消弭,随之翻卷上来的是抹不开的想念。

但即便如此,有些事仍旧不能妥协。

他只怕自己在父母眼里,也是一块亟需被暖化的顽石。


TBC

评论(10)
热度(99)

© 都将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