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沒有營養的晚上
在嚴重缺乏維他命B雜及維他命C的情況下
我開始不停地想念你

连年 1

上课铃叮铃铃响起的时候,王杰希从教案中抬起头,看了眼黄少天。

“上课了。”王杰希提醒道。

“唔,”黄少天毫不在乎地躺在沙发上玩手机,腿翘得老高,鞋底危险地蹭着雪白的墙皮,“反正是自习课。”

“自习课也要去上,手机没收了。”

王杰希从办公桌前起身,走到黄少天面前拿手机。

“喂喂,”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手机藏到身后,警惕地抬头盯着王杰希,“你别过来啊,你要过来我亲你。”

王杰希叹口气:“赶紧说完正事回去。”

“没正事就不能想你吗?不能来看看你吗?”黄少天无辜地瞪着眼,王杰希不为所动,一把拎起黄少天,手脚麻利地抄走了他的手机。黄少天被抢了手机,两只爪子往前徒劳地抓了两把,没抓着,干脆转移目标,凑过去在王杰希脸上吧嗒一口。

王杰希面无表情,他晃了晃手机,转身走向办公桌:“别想要回去了。”

黄少天耸耸肩,知道手机暂时是抢不回来了,于是又瘫回沙发上,仰头望着天花板发呆。王杰希坐回办公桌前面,拿起笔写了两句教案,又停下笔读了三遍,压根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于是又叹口气,抬起头。

“你们班主任该找我谈话了。”

“多方便,家长就在学校,不用自己回家叫。”黄少天伸长了腿懒散道。

王杰希拿他没办法,干脆起身出门。

“干嘛去?”黄少天坐直了。

“去班上看看。”

“别走啊,你走了我呆这多没意思。”

“你也别呆着这了,回去上课去。”

“等等,等等,你……今年回家过年吗?”

王杰希的手搭在门把手上,背对着黄少天,并无停顿地说:“回。”

“真回啊?”黄少天说。

“真回。”王杰希转过身看黄少天,“什么时候骗过你?要不想回家,也不至于毕业了回来被你这个小祖宗折腾。行了吧?回去上课,还半年就高考了,抓紧点时间。”

黄少天盯王杰希盯半天,才“嗯”了一声,慢吞吞起身拖着步子往门口走。路过王杰希的时候迅速踮脚凑了上去,被王杰希一个巴掌拍脸上推开了。

“真以为我不敢揍你?”

黄少天竟然还嘿嘿一笑,兔子一样溜了。


办公室总算只剩王杰希一个人。他盯着教案看了会儿,干脆搁下笔,精疲力尽地揉了揉太阳穴。

以前上学的时候还好点,但不知怎么,自他毕业回来后,黄少天就跟被按了什么按钮似的,整天动手动脚不带消停的。说什么也不管用,他又不可能真的下手去打。想想还真是愧为人师,连自家小孩都收拾不利索。

黄少天小王杰希五岁,远房亲戚,勉强算得上是他表弟。五六岁的时候黄少天就被自家不靠谱的父母送到王杰希家寄养,一开始说是一个月,然后三个月,再然后半年,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黄少天和自己亲爹亲妈估计也就见过两三面。

五六岁早已经开始记事了。突然被丢到一个陌生环境,任谁一开始都不会适应,但黄少天一直自在得像在自己家一样——主要表现在一如往常地闯祸。王杰希那时候十一二岁,正是自觉要和小屁孩划分界限的年纪。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弟弟,心里揣了点稀薄的关照,更多是烦得没边。偏偏黄少天好像还黏他黏得厉害,出门得了什么好东西,回来一定有他的一份。漂亮的弹珠,奇形怪状的石子,珍稀的游戏卡。诸如此类,小孩子微小珍贵的心意,王杰希也不是不懂得珍惜。一来二去,心里生出一些柔软的情绪。

后来一日,应该是半年之约快到期的时候,黄少天爸妈又打来电话,说还是没法回去接。王杰希爸妈搁下电话叹了口气,黄少天那当口不知道在哪儿疯着玩呢,晚上回来的时候,他们告诉了黄少天这个消息。

黄少天也不是很沮丧的样子,举着小姑娘给他编的花环让王杰希爸妈看。

只是晚上王杰希起夜,路过黄少天卧室门口,无意识地扭头一看,发现黄少天正抱着腿坐在窗台上发呆,月光洒在他小小的鼻尖上。

其实还是寂寞的吧。

黄少天从来没说过,他总是没心没肺笑得开心,但王杰希慢慢能感觉得到那种孤独。

也只有他能感觉到。自己父母对黄少天虽不至于觉得是负累,甚至还很喜欢这个和王杰希性格迥异的小家伙,但毕竟并非亲生骨肉。操心他的吃喝住行已算尽到了义务,加上黄少天差强人意的伪装,深一点的情绪没人能体会到。只有王杰希,不为生计所迫,不为杂事奔忙,才能细致入微地体恤弟弟的情绪。

没别的办法,只好多陪陪他。

以至于到了现在,哪怕黄少天恃宠而骄般得寸进尺,一爪子压着王杰希底线往里探头探脑,王杰希也总会想起那些个夜晚,因而无法狠心与其决裂。


晚自习的时候有几个学生来问题,最后一个学生走的时候,放学铃已经响过很久了。

“快回宿舍吧,”王杰希说,“等会儿该熄灯了。”

学生把桌上铺展开的习题册和演草纸随便塞进书包,含混地说了声谢谢老师就飞奔了出去。

“慢点,别摔了!”王杰希还嘱咐了声。

这才抬头看屋里另外一个人。

“下次这么晚就先回去。”

“我不,”黄少天本来还挺乖地在写卷子,但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一看王杰希要结束了,干脆利落地把卷子一卷塞进书包拉链一拉,正襟危坐地等着王杰希,“我饿了。”

王杰希理了理桌上零落的教参,拿起搭在椅背上的风衣:“回去给你煮点面。”

“今天不想回家了,”黄少天说,“这么晚了。”

王杰希瞥了黄少天一眼:“床太窄了,不够你睡。”

“我打地铺!”

“大冬天的打什么地铺。吃完饭再给你送回去。”

其实挺绕路的,王杰希刚来,没分上学校的房子,只得租了间离得挺远的单元房,骑摩托得20分钟。他爸妈家倒是就在学校旁边,当初也是因为这个才给黄少天办了走读。

黄少天撇撇嘴,手伸到王杰希鼻子下面。

“要什么?”

“手机给我啊,我和叔说一声。”

王杰希犹豫了一下。看黄少天玩手机那个劲头,他是不太想在这个时候把手机还给黄少天。但伪装着黄少天的语气给爸妈发短信,或者干脆以自己的名义发,都挺别扭的。四年冷战之后的破冰,他没想好要怎么做,但无论如何,好像不该是这么一条短信。王杰希拉开抽屉摸了摸,把手机扔给黄少天。

“过两天给你换个按键机,不能这么玩了。”

“你能别这么老古董不?现在联系都是微信,按键机怎么回消息?”

“快高考了还忙着回人消息呢?”

“嘿,劳逸结合懂不懂?”黄少天一脸聊不下去,“我说了啊,晚上住你那,叔说行。”

以示自己没蒙王杰希,黄少天把聊天记录给王杰希看。

“……”王杰希拎起包,“给你去酒店开个房吧,再先斩后奏让你露宿街头。”

“真这么无情啊?”黄少天赶紧背上书包跟到王杰希后面,狗腿地帮他锁上办公室的门,“住一晚怎么了?就一晚嘛,我什么都不做。”

王杰希实在没忍住,拍了把黄少天的脑袋。


到底是没真把人丢酒店去。

回家换了身衣服就进了厨房,一边交代着让黄少天再看会儿书。如果只有王杰希自己,回来一般也不会再吃顿夜宵。但黄少天正是长个子的时候,上学也累,填饱肚子不至于让他胡思乱想(虽说有句老话叫饱暖思淫欲)。王杰希磕了俩鸡蛋,切了点番茄,下了两碗番茄鸡蛋面。

端到书房的时候黄少天吸了吸鼻子:“还凑合哈。”

“比不过你。”王杰希说。

和王杰希凑合着就能过的生存法则不一样,黄少天很会做饭。前四年他去找王杰希过年,由黄少天掌勺,俩人的年夜饭也能摆出满汉全席的架势。

黄少天闻言打了个响指:“啥时候给你开开荤。”

“先把书读好吧。”王杰希搬了个凳子坐在一边和黄少天一起吃,“你这过山车一样的成绩,自己看着不刺激吗?”

黄少天成绩不算差,只不过最高最低值相隔万里,也说不准高考当天能不能赶上着黄大爷的好心情。

“叔婶都没说我呢。”黄少天说。

“书是给自己读的。”

“那要是我不在乎呢?”

听了这话,王杰希看了黄少天一眼:“酒吧那边停了吧?”

“停了停了,”黄少天说,突然板出一张严肃又遗憾的脸,装模作样道,“实在不好意思,家兄那边不同意我继续唱下去。是的,封建家长,你也懂吧?”

“现眼。”王杰希评价道。

之前黄少天说高考随便考一个本地的,主要靠酒吧驻唱挣钱的时候,还真把王杰希吓了一跳。

黄少天那边仍然在摇头晃脑地演:“不过毕竟是我哥嘛,管这么多,说明他爱我。”

王杰希收走了黄少天吃完了的空碗:“看书吧。”


TBC

评论(25)
热度(165)

© 都将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