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沒有營養的晚上
在嚴重缺乏維他命B雜及維他命C的情況下
我開始不停地想念你

鬼故事

@沉迷烦烦の宝石 点的世邀赛背景……不过完全没写打比赛,最世邀赛的一点大概就是合法同居吧(?

个人觉得非恋爱状态时喻&黄一间,叶&王一间比较合理,所以文中是这么设定的

尝试了一下新的风格,最近很没有手感,写得不好还请见谅orz

一条助攻鱼和一个蔫儿坏的老王(


***


“不行,”黄少天说,“你不能走。”

“害怕了?”喻文州问。

“当然没有!”黄少天立马反驳,“我有什么好怕的!我是担心你好不好!这么晚了出去不安全,你知道这一块犯罪率多高吗我来之前查过了!出门在外要注意保护自己!”

“没事,”喻文州宽慰道,“叶修和我一起去,要抢也先抢他。”

有理有据,无法反驳。黄少天肉眼可见地颓了下去。喻文州看着好玩,忍不住逗他:“你要这么害怕,我找人来陪你?”

“靠靠靠,”黄少天要面子,抵死不服,“我堂堂剑圣还要人陪?你这是侮辱我的尊严!赶紧走赶紧走,别回来了!”

他把喻文州推了出去,啪一下关上了门。

酒店隔音良好,门一关,屋里一下静了下来。也太静了,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要说这事,全赖王杰希。

他们刚打完循环赛,晋级八强,此后是为期四天的调整休息。于是当晚开了个小型庆功宴。胡吃海喝一通后以张佳乐和黄少天为首的一撮人还未尽兴,又撺掇大家去了酒店的休息室继续嗨。十二个人分成三堆,叶喻张肖四个人打扑克,生生把老少皆宜的休闲棋牌类游戏玩成了狼人杀。孙唐方周四个在房间另一头2v2玩新出的一款游戏。黄少天本来在喻文州旁边探头探脑,终于是受不了四大心脏之间的迷之气场,转头看见王杰希一伙人面对面坐着,各个神情肃穆,不知在干什么。

他凑过来在张佳乐和王杰希之间坐着,对面是李轩。“聊什么呢怎么这么庄严,”黄少天问,又转头日常怼王杰希,“不是老王刚结束了训话吧?醒醒这不是微草啊。”

张佳乐举手制止了黄少天,声音压得很低:“别说话,气氛叫你毁完了。”

黄少天莫名其妙:“什么气氛?”

“过几天是中元节,”王杰希慢悠悠地解释道,还瞥了黄少天一眼,黄少天莫名打了个冷战,那边继续道,“应个景儿,讲点鬼故事。”

王杰希倒是没刻意放低了声音,只是节奏不急不缓,音调抑扬顿挫,真有点深夜恐怖电台的调调。黄少天不着痕迹把屁股往后挪了挪:“我跟你们讲啊,就这水晶吊灯白花花亮着,那边脸上白条贴着,另一头游戏音效放着,再怎么酝酿也出不来气氛,没意思。大好的日子玩点别的呗我看那边X-box还空着走吗PK吗不去就是怕了我啊?”

张佳乐嘿嘿一笑:“你别说,刚老王讲那个是真挺吓人的,来来来我给你复述一遍测测你的胆子——”

他一手按死了黄少天正准备把自己撑起来的手,趴到他耳边,不给对方反应机会便低声开始:“你知道哪儿最容易闹鬼吗……”


黄少天送走了喻文州,贴着门站了起码有两分钟。去他妈的王杰希,没玩没了地讲,怎么看不出来有这么重的恶趣味。都是假的,假的。他讲了什么,全不记得了,都忘了。不要再想了。

你知道哪儿最容易闹鬼嘛?

不、不就是坟场啊停尸间啊那些地方嘛,老生常谈了,没意思。

不对,那地方谁没事儿去啊。最容易闹鬼的地方呢,你听好了,等会儿回去就能验证一下哈,是——

床下,厕所,门后。

卧槽。

紧贴在背后的门突然触感鲜明,下一秒就要张开血盆大口。黄少天当即冒了一层汗。别信,别信,信了你就是白痴。黄少天一边安抚自己,一边悄悄地,悄悄地抬起一只脚尖,慢慢往前探,再缓缓地落——

砰,砰,砰。

卧槽。


黄少天惊吓之余不忘保持安静——他像一只被按了静音键的尖叫鸡一样从地上飞起,又平稳落地。他保持着落地时野马分鬃一般的姿势迅速转头,警惕地望向门口……沉默无声。所以是幻觉吗?其实没人敲门?屋里更静了。掉根针的声音都要被淹没在地毯里。黄少天大气也不敢出,一动不动地盯着门口,心里的小马达超速运转。要不要去开门看看?没人怎么办?有人怎么办?有人会是谁?屋里有刀吗?刀能砍中鬼吗?……诸如此类的念头在他心里转了十万八千个,门口仍旧无声,屋里依然静默。

嗡,嗡,嗡。

手机在电视柜上震了几下,黄少天猛地转过头,差点扭着脖子。他保持着面朝门口的架势,一步一回头地挪到了手机前,伸手按亮,信息来源王杰希。

“给你带了粥,还醒着就开门。”


“你怎么来了?”

说来也怪,王杰希明明算是今晚他精神失常的罪魁祸首,看到他时黄少天反而松了口气。温热的,有真实触感的人类,还拎了一袋子粥。

“听说你胃疼。”王杰希说。

“啊?我没……”黄少天莫名其妙,下一秒便反应过来,估计是喻文州编了个理由把王杰希打发过来,队长好样的,不忘照顾队友尊严,“啊是是是我是胃疼,嘶——”

黄少天就地蹲了下去,捂着肚子龇牙咧嘴。王杰希显然有些担心,弯腰去碰黄少天的胃。黄少天像模像样地惨叫一声:“别碰别碰疼疼疼疼疼疼——”

“有点厉害啊,”王杰希说,“我给你拿点药?还是请队医来看看?”

“没事没事没事,”黄少天赶紧阻止王杰希离去的脚步,“喝粥就行,喝粥就行,粥有益于肠胃消化,喝完就好了。信我。”


病号当然要装得尽职尽责,黄少天瘫倒在床,指挥着王杰希拿碗倒粥,存心报他晚上提议讲鬼故事的仇。王杰希不疑有他,任劳任怨,他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张小桌板,架在黄少天面前,又把粥端上去,勺子递给他。

黄少天莫名有些脸热,赶紧埋头喝粥。他晚上吃得不少,只是一通闹之后确实有些饿,滚烫的粥落进肚里,整个胃都是暖的。

“还疼吗?”

“呃……”黄少天心想我要说不疼你是不是就要走了?这可不成。但又不能说得太严重,叫了队医就要穿帮。撒谎真真是一门要硕博连读的技术活,他埋在碗上的眼珠一转,声音就闷闷地传了出来,“还有点,不严重……你不能走。”

最后一句话是带了点稚气的命令,王杰希低低笑了。笑屁啊,黄少天想,要不是你瞎讲些鬼故事……

“转移一下注意力,”王杰希说,再一本正经的脸也阻止不了他下一句话的杀伤力,“接着讲讲今天晚上没完的那个故事。”

“王杰希!”黄少天崩溃,“你晃一晃你的脑子,里面是不是全是水!你以后给你家小孩讲故事也讲鬼故事吗?你就不怕他晚上睡不着觉吗!”

话说出口时黄少天就觉得不对,还没等他说点别的什么挽救,果然就听见王杰希说:“叫爸爸。”

叫你妹。


“其实鬼故事呢,也就是吓吓小孩子,我是不信的。”黄少天喝完粥,任王杰希把碗收了桌子撤了,自己窝在床上继续装肚痛。王杰希倒了杯水搁床头,自己搬了椅子坐黄少天床边,认真负责的陪床姿势。

“假作真时真亦假,”王杰希说,“话不要说太死。其实我是阴阳眼。今天讲鬼故事也是为了吓吓那群鬼,我讲的都是历史上著名的真实事件,为的是让他们清楚这里有人知道他们底细,不敢轻举妄动。”

这大小眼怎么没完没了,黄少天内心一边哆嗦一边吐槽,表面还要风平浪静:“老王你这就没意思了哈,二十一世纪了,建国以后不能成精了,要信仰唯物主义了,要走进科学尊重科学了……”

黄少天还想继续编,手机正好响了,是喻文州:“这边有点麻烦,晚上指不定几点回去,王队还在吗?不然我回去睡叶修那,让王队睡咱们屋。你和王队商量一下吧。”

老天爷。

王杰希看黄少天阴晴不定的脸色,问怎么了。黄少天心情复杂。王杰希要留着指不定就要讲鬼故事,要走呢,他又不愿自己在屋里呆着。始作俑者此时成了救命稻草,任谁都不会觉得痛快。他把手机一推,让王杰希自己看。

愿走走愿留留,大不了他去和张佳乐挤一张床。


“这里风水不好。”王杰希看完了信息,突然说。

“哈?”

王杰希继续:“而且闹鬼的源头就在这间屋。说不定喻队那边的麻烦事,还有你的胃疼也是鬼闹的。”

别的不说,“胃疼”还真是鬼闹的。

“所以,”王杰希道出结论,“我还是住这里比较好。”

如果黄少天足够冷静,他铁定会对王杰希这种曲线救国的形式嗤之以鼻。可惜他自以为的半信半疑,实际上已经是全盘相信。况且他本身也有八分留下王杰希的意思,于是整个人被王杰希带跑,只知道愣愣地点头。


“我觉得你还是骗我的。”黄少天说。

此时两人已经洗漱完毕,各自在床上躺好。身边一直有人,黄少天已不怎么害怕,又坚定了自己的唯物主义信念。

“小心床下。”对于黄少天的质疑,王杰希不过淡淡说了一句。仅一句就登时有了效果。黄少天只觉得脊背发麻,似有小虫从尾椎爬到肩膀。黄少天抖抖肩:“别瞎吓唬人了。”

黑暗中一声笑传来。接着是被褥摩擦的声音:王杰希走了过来。“别动,”王杰希说,“你枕边有点东西。”

黄少天整个人都僵直了,王杰希突然离他有万丈远似的,怎么也走不过来。过了有一万年那么久,他才感觉到身边陷了一块:王杰希单膝跪在他床上,整个身子越过他的,一条胳膊撑在他的身侧,另一只手往他脑侧探去。

黄少天连呼吸都屏住了。


黄少天只感觉到王杰希手一探,似乎——似乎甚至是穿过了枕头,抓住了什么东西,紧紧攥在手里。

“抓住了。”王杰希说。

“是是是是是什么?”黄少天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战战兢兢等着王杰希的回答。

可是王杰希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把手拿回来。他维持着握拳的姿势,手伸进黄少天脖子和枕头的缝隙,扣了上去,把黄少天拉近,又低头盖住他的嘴唇。


“FFF团鬼,”王杰希解释道,“不烧真爱。”

黄少天一瞬间可全明白了,他一膝顶上王杰希的胃。


FIN.

评论(29)
热度(195)

© 都将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