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沒有營養的晚上
在嚴重缺乏維他命B雜及維他命C的情況下
我開始不停地想念你

矜持

 @我给你看个宝贝 

差不多正好迟到一个月……orz

那天您跟我讲给我的生贺,我,我突然良心开始发痛(。

写得有点匆忙,之后有时间了可能会改一改吧TAT本来想来一发小甜饼,甜甜的题目都想好了,不知道最后怎么又拐到了我惯常的林方调调,林方真是很神奇的CP了(不要推锅

一年写两次林方,每次都是生贺!(

总之,(迟到地)祝您生日快乐!认识快两年啦,没注意到就过了这么久x


***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任凭自己幻想一切关于我和你


林敬言出门的时候,总会给方锐带点小东西。

这是很早养成的一个习惯。早年他去蓝雨挖人,见到方锐妈妈,对方拉着他的手苦口婆心,把方锐的身高体重性情嗜好说得一清二楚,活像是要将自家儿子终身托付。林敬言当年也不大岁数,被方妈妈一通渲染后深感责任深重,与方妈妈执手相看泪眼,说您放心把儿子交给我,我给您立个军令状,保证他吃好喝好身心健康。和方锐坐车去呼啸的路上,林敬言跑前跑后忙上忙下,方锐在一旁抱臂说你照顾智障儿童呢?林敬言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塞给他一盒成长快乐。

后来林敬言经手的小朋友多了,拎得清如何进退有度熨帖管理。只是当年的军令状犹如一枚思想钢印,在心里盖了个戳。对方锐他还是处处留心多多照顾,搞得方锐叫苦连天。“你多关心一下新来的小朋友好不好!那谁那谁和那谁谁!训练过关了吗下次比赛能不掉链子吗?”林敬言对答如流:“今天训练都合格了,上次比赛的个人复盘总结他们也交了,我看过也单独聊过,也为每个人制定好了下一阶段的计划。”方锐一脸崩溃:“所以这就是你跑来逼我十点半睡觉的理由吗!是吗!”

但关心也不光体现是龟毛的管教,更多的是生活中一些细节方面的照料。比如说下雨天给送伞啦,发烧陪去医院啦,换季提醒换衣服啦,看见对方可能感兴趣的就直接买下来送过去啦。诸如此类不是男友胜似男友的行为。具体到最近一阵,就体现在林敬言总给方锐买糖这件事上。

事情起因是这样:那天林敬言偶尔瞥见方锐在训练间隙掏出一个五彩缤纷的铁盒子,开盖往手心里倒了几下——没倒出东西,因此不耐烦啧了一声,活像犯了瘾的老烟枪。第二天他看见方锐又掏出来,估计换了盒新的,倒出了两粒和盒子一样五彩缤纷的糖豆,开开心心抛进了嘴里。可能是新近的爱好,林敬言默默记到心里。后来他去超市,结账时正好看到类似的盒子,随手拿了一盒,回去给了方锐。

这行为方锐已经见怪不怪,谢了一声就揣到兜里。后来估摸着方锐快吃完了,林敬言去超市时又买了一盒。方锐这回迟疑了几秒,也还是收下了。


第七赛季结束后,几名一赛季的老队员选择了退役,这一下走的人挺多,林敬言和方锐商量了一下,决定再一起聚一聚。吃饭唱K的流程再走一遍,有些人之后可能就碰不上了。

于是都有些伤感,连带着点歌从人来人往唱到最佳损友。林敬言坐在KTV角落,担忧地看了眼方锐。离别他经历过挺多,只是方锐才入队三年,担心他消化不良。不过下一秒方锐就扑到一位前辈眼前,张牙舞爪地要他和自己一起唱小苹果,挺刻意地在带动气氛,不过效果显著。过一会儿屋里面笑闹的录像的,叫嚣着你这黑历史我要往婚礼上放的,什么都有。林敬言笑笑,站起来出去上了趟卫生间。

回来的时候,他没急着进门。只是靠在墙边,塌下肩放松一会儿。其实他挺不爱凑热闹的,有时候在队里说话多了,回宿舍就得断网独处,才能避免疲劳过度。不过也有人不属于使他社交疲惫的范畴。比如方锐。方锐有事没事,总爱往他宿舍凑。有时他在桌边整理记录,方锐就在他床上盘腿打游戏机,他一扭头就能看见方锐打游戏打得神采飞扬,觉得也挺好。

耳边的嘈杂陡然放大,林敬言转头一看,是方锐走了出来。方锐边往外走,头还在里面探着,笑着和谁吵了两句,说什么“他逃不掉的”,“笑话我怎么可能包庇他我还要报十点半睡觉的仇呢”之类的。说完扭过头,没料到林敬言在门口守着,“吓”地往后一跳。

方锐的眼睛很好看,刚刚和人闹出的那点笑意还未褪去,眼角往上挑着,被吓一跳后瞪过来,竟有点嗔怪的意思。林敬言随即被自己的想法雷了一身疙瘩。

“你怎么在这站着啊?我们都以为你听见要做游戏逃了呢,派我把你揪回来。”说着,不等林敬言真的尿遁,方锐就伸手拉林敬言手腕就把他往里拖,林敬言被拽得一个踉跄。临进门前林敬言双眼一闭,决心死个明白:“什么游戏?”

传统保留节目,真心话大冒险,规矩贼多,就是揣着不让人好过的心思,都是方锐定的。林敬言实在无法理解这种挖坑给自己跳还乐此不疲的行为,因为方锐实在是输得很惨,脸上画了个王八跳脱衣舞,一屋子准备退役的人返老还童,像十六七岁的小男生,嘴上咧着贱兮兮的笑,手里举着手机录像。

林敬言倒是一直运气蛮好,化险为夷几次,几轮游戏下来,竟然是唯一一个没接受惩罚的。有人闹着不依,说这是队长buff加成啊,不公平不公平。林敬言据理力争,说凭本事赢的,凭什么说不公平。可惜下一局就被打脸,林敬言在三秒之内走马灯一般过了遍自己二十多年来人生,自认刚正清白,毫无爆点,于是理所当然地选了真心话。

一群人将林敬言的生杀大权交予方锐。方锐笑嘻嘻地,早就准备好问题的样子,脱口问出:“老林你喜欢谁啊?”

众人拖长了声音“噫——”了起来。呼啸上下,谁不知道林敬言对方锐可谓亲切有加无微不至,这问题简直毫无悬念。一人代表众意推了下方锐,抱怨道:“让你提问可不是让你放水啊?你平时那些猥琐都搁哪儿去了?怎么对着队长就使不出来了?”

“哪有,认真的。”方锐笑笑挥开那人的手,表情却好像真的,带了点认真的心思。只是灯光太暗,林敬言也不敢确定。

“没有。”最终林敬言还是实话实说。

众人又“噫——”了一声,七嘴八舌地说老林啊到这份上你再不承认说不过去了啊。林敬言无奈。不是他玩语言游戏,但他现在确实,没什么喜欢的人。以前是有,但大概也是不长一段时间,很快就收了起来。

“真没有。”林敬言温和地坚持道,周围终于是沉默了。出来玩就这点不好,总会有这种迷之尴尬的时刻。

“哎你这就没意思了,算了先放过你。”方锐摆摆手,开启了下一局。方锐有一点失落,林敬言看得出的。但是方锐究竟是怎么想的,他不想猜,不敢猜,不能猜。总觉得感情会影响理智,最后不过是一场啼笑皆非的闹剧。


散场的时候,林敬言在留在最后,检查有没有人落下东西。方锐和他们勾肩搭背地先出去了,林敬言扫视到角落,发现竟然睡了个人。

退役选手们今天都喝了点酒。本来酒量都不行,这个更是直接瘫了。林敬言记得是谁说他先回去了……怎么在这里躺着。他碰了碰这人肩膀,感觉这人整个腾起一股醉醺醺的热度。好像睡挺久了,现在睡得也不是很沉,林敬言一碰就醒了。

“……老林?”那人揉了下眼,迷迷糊糊地问。

“嗯。”林敬言伸手把人架起来,“怎么睡这?都以为你回家了。”

“本来是要回,”那人笑笑,“只是想到最后一次了,有点舍不得,走到半路又回来,可惜太困,也没能玩起来。”

“哪儿的话,”林敬言说,“想聚什么时候都能聚。”

那人没有回话,只是笑了笑。这种客套话听听就好,其实他们都心知肚明。有些事,知情或不知情,总是在整段人生的早期,就已经完成最后的告别了。

“走吧。”林敬言架着他,准备往门口走。

“……有点后悔,”那人没动,突然说道,“刚进战队的时候,踌躇满志,盘算过很多事,现在想想,做到的是少数。要么是时间不够,要么是能力不足,反正最后都挺遗憾的。”

其实这话,今天饭桌上,刚刚K房里,很多人说过很多遍了。车轱辘似的。只是现在,周围也没什么人,偌大的房间里就回荡着这人有些醉意的声音,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触动。

有些事情早已认定为无奈,因此发生时也不会太伤心。是理性情绪,可以让自己妥善生存。但偶尔也会怀疑……这是否算是逃避行为的一种。

“如果能再来一次,还是要拼一把啊。”那人喃喃两句,终于迈开步子,跟着林敬言下了楼。


街道寥落,只有方锐一人站着。

“都走了?”林敬言走近时问。

“都走了。”方锐答道,“怎么还有个漏的?正好我刚叫了辆车,不然先送他吧。你行吗?能自己回去吗?”

“没事没事。”那人摆摆手。

他们把人塞进车,嘱托到家了要发条信息。等车遥遥开走,林敬言转过身来,方锐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

“回去?”林敬言问。

哪知方锐突然不怎么想搭理他的样子,整个人步入了一种消沉模式。“回什么回,”方锐转过身呛他,“你要气死我了。”

林敬言这下是真的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

“给。”方锐掏出一个盒子塞给他,天有点黑,但盒子摸上去还挺熟悉,他给方锐买过很多次。

“怎么……”林敬言晃了晃盒子,没听见声,有点怪,明明感觉里面也有东西,他把这点细节先撇到一边,“你吃完了?空盒子给我干嘛?”

方锐转过身:“什么?”

“……我说,”林敬言不知道他们是哪里出现了认知差异,只好重复一遍,“你糖吃完了?盒子我帮你丢了?”

方锐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表情从惊疑不定转为似笑非笑,最后嗤笑一声,摇了摇头。

“随便你,”方锐说,“不过建议你自己看看你买的什么……我先回去了。”


林敬言拉不住方锐,只得找了处亮光,打开盖子。手里扑扑簌簌掉下来几包东西。

他甚至来不及细想,把盒子往兜里一揣,整个人往方锐离开的方向飞奔。好在方锐没走远,看他跑过来,也不躲,堂堂正正站在路中央,等着他。

“我要笑话你了。”林敬言走近时,方锐开口说。但他的语气有点抖,没多少笑话的意思,反而有点微妙的脆弱。

你听我解释——不,不行,方锐早想明白了,不需要他解释。话到嘴边,林敬言又收了回去。虽然这个误会是挺乌龙的,没一个解释好像说不过去。但方锐……方锐现在显然不是要听这个。

方锐想听什么呢?

林敬言看了看周围,伸手把方锐拉进了黑暗的巷道。适合坦白的时刻。林敬言吸了口气,说实话,还是很紧张。


“本来……我今天担心你这种场合会不会不适应。不过后来想想,不习惯的其实是我。”

“我不算什么厉害人物——你先听我说——我是能看到自己的极限的。但你不一样。你很强,早晚有一天会飞得很高。我一直在想,那个时候,你的身边,恐怕不是我。”

“如果到时候能为你祝福,我已经很高兴了。我一直以为我这么想。但后来我意识到,我还是会嫉妒,嫉妒那时候和你一起的人。这种感情不该发生。归根结底,我对你,对我们,是有妄想的。很早以前就有,后来被我掐断了,是我太逃避。”

“你那会儿问我那个问题,我说的是实话。但你一年前问我,或者现在问我,答案都和刚刚的不一样了。”

“我喜欢你。”


“……靠。”方锐低头,抹了把脸,说话声音怪怪的,也不知是在笑还是在哭,他缓了缓,换上了个开玩笑的语气,说,“你给我那玩意儿,我今天还带过来了。想着你要是说了,我就答应,等会儿他们回去了,咱们顺手就去开个房,结果闹了个笑话。本来打算秀一把,结果被将一军,也是没想到。丢死人了。”

“不过呢,”方锐画风一转,轻轻快快地说,“你可是送过我半年安全套的人,我把这事抖出去,谁还敢要你。”

“所以,”方锐得意地宣布道,“你是我的了。”


FIN.


*题目来源于王菲的矜持,矜持真的很好听,请大家一定听一听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做的像糖果盒的安全套……就,别太在意吧,一切为了搞乌龙(?

评论(6)
热度(34)

© 都将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