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沒有營養的晚上
在嚴重缺乏維他命B雜及維他命C的情況下
我開始不停地想念你

重新许愿

新赛季来临的时候黄少天重新许了个愿:再也不要遇到王杰希。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即便微草和蓝雨天涯海角,但两人都是当打之年,总能在比赛上遇到。且两队之间剑拔弩张又不会真正打起来的气氛一直是广告商眼里的噱头,一年到头,两队总有那么两三次要被拉到一起拍广告。即便如此,黄少天仍然诚心诚意地许了愿,他把沙发靠背扔地上,毕恭毕敬跪了下去,对着刚从角落里扒出来的菩萨磕了好几个头。过路的黄爸爸看见了,连忙阻止,不是说他坚决拥护唯物主义,是说这菩萨从来没灵过。上上次许愿,是黄妈妈想生个文静的女儿,上次呢,是黄爷爷想让黄少天考个好大学。结果是什么都不用说。久而久之这花大价钱买来的菩萨也搁置,最后落了灰。黄少天听了撇撇嘴,借着黄爸爸的劲从地上爬起来。好在没许拿冠军的愿,黄少天对黄爸爸说。但我真的不想遇到王杰希了。这话他没敢说出来,生怕黄爸爸询问原因。 

往年黄少天许愿,套路固定不变:第一个是冠军,第二个是打爆微草,第三个是打爆微草后拿冠军。三个愿望中有两个半都免不了和微草怼上。但那时候,他对见到王杰希这事并无抵触,甚至有些跃跃欲试的期待。可今不如昔,蓝雨夺冠的第二天早上黄少天和敌队队长在一张床上醒来,他几乎要拔腿就跑,可刚下床就闪了腰,还被王杰希扶了,简直是剑圣的耻辱。然后他才发现两人都未着寸缕,身上斑斑驳驳,没演过小电影也看过小电影,再问发生了什么就太蠢。但这种时候,说什么都蠢,黄少天语言机能崩溃了一分钟,重启后本领大不如前,他说:早啊? 

事情是怎样发生的,黄少天已经记不清楚。如果他当时神智清醒到日后能记起来,这事说不定就不会发生。王杰希转过头去像是给他解围,黄少天连忙趁机四下翻找衣物,起码先穿上内裤。只是举目之处除了白花花的被子就是白花花的腿,没见着蓝领队服的影子。过一会儿裤子被扔过来了,然后是体恤,黄少天这才抬起头,看见王杰希仍探着身子往床下够,背上几道红艳艳的划痕。怎么来的黄少天已经放弃思考。他探头望过去,隐约看见地上深蓝墨绿队服稀里糊涂混在一起,脑子里不着边地想这可是通敌叛国的重罪。下一秒一块布又甩他脸上了,拽下来一看,是内裤。自己的。 


黄少天拒绝继续回想,某些黑历史应当被塞进棺材里压好棺材板再也不得重见天日。晚上他回到蓝雨,新赛季伊始每个人都信誓旦旦,要再接再厉重现嘉世三冠王朝。睡前黄少天蹑手蹑脚跑到蓝雨厨房拿酸奶,正好撞见喻文州泡面,既然是共犯,两人就心照不宣地无视掉食堂制度,闲聊了两句。说起夏休期,喻文州问今年怎么没去北京,黄少天一歪头,我有暑假去北京的习惯吗?再掰着指头数数,心里咯噔一下,还真是年年都去。第三赛季是去看一个远房亲戚,结果等黄少天到了,人临时出差,万分抱歉地把黄少天晾到一边,黄少天百无聊赖,又不想回去,就去找刚认识的王杰希玩。第四赛季是蓝雨一起去拍广告,浩浩荡荡的一队趁休息在街边闲逛,正好和微草青训营的小屁孩狭路相逢,没过二十的王杰希俨然一副家长模样,不咸不淡打了个招呼,后来莫名其妙成了蓝雨全队的导游。第五赛季……第五赛季纯属黄少天闲疯了没人撩,专程去找王杰希现场PK。 

黄少天脑中转十万八千个弯,嘴上却说:哪有啊队长,我又没跟谁约好了每年都去。这事本身是大实话,但偏偏心里塞了别的鬼,于是话就说得没什么底气。黄少天欲盖弥彰地拉开冰箱门,酸奶包装乱七八糟地塞在缝里,酸奶一包不剩,用脚趾头想就知道是青训营那几个小东西干的。黄少天哼两声,想找空教育这些小东西,又想起自己也是违反规定偷摸着来吃宵夜,且终究是做不到喻文州那样理所当然又气定神闲。喻文州还那么似笑非笑地看他,好像黄少天刚刚的解释并不能使他信服,就连一系列岔开话题的举动也没让他分心。黄少天笑嘻嘻地,脚底抹油,几乎是,落荒而逃。 

那天早上他也是落荒而逃。王杰希自始至终谜之从容,起码没有黄少天那么手足无措。后来黄少天捂着脸复盘那天时,做过诸多假设。王杰希也许是清醒的那个,毕竟输了比赛,应该没心情喝酒,不像他一样喝了一口就醉醺醺的。但这理论也并不成立,清醒的王杰希没有理由不拒绝他,更别说主动把他上了。再往下想,要么黄少天无法理解,要么黄少天无法接受,或者其实是兼而有之,总之因此迈入思维的死结。 


说来也巧,菩萨或许是良心发现,竟把黄少天的愿望给听了进去。半年时间,黄少天还真没遇见王杰希。每次都阴差阳错。连到对方主场比赛都能碰不上面。久而久之黄少天已然相信许愿这种非自然力量。又有一次两队被撮合到一起拍广告,黄少天一方面觉得这总没办法再躲,另一方面又不免猜想会不会再次错过,于是大义凛然兼带跃跃欲试地坐上了车。谁知这错过的代价有点惨重,路走了一半黄少天肚子开始疼,推测是昨天晚上毫无节制撸串的锅。一开始感觉还好,后来根本忍不住,连叫司机师傅停车。一个战队都迟到不好看,于是决定大巴先走,黄少天随后打车跟上。谁知这肚子不闹不休,黄少天走两步路就得找个麦当劳或肯德基解决一下。等到肠胃里空空荡荡时,他终于到了地方。微草队员已经散了。黄少天不免暗喜,心里直谢菩萨老爷,您可真灵,下次再给您磕头。蓝雨队员有意等他,几个单人照拍得格外慢些。摄影师扭头看见他,皱了眉:“脸色怎么这么黄,上妆都遮不住。昨晚上干嘛去了?” 

合作过几次,说话都放松。黄少天连忙对天发誓,说自己五好青年未作不正当之事,不过是为了这次拍摄尽心尽力甚至饱餐一顿以求体格健壮,谁知食物出了问题,这也不能怪他。摄影师见黄少天要就食物问题展开深层次阐述,连忙打岔:“今天你就别拍了,效果看不成。我听喻队说你们后天走是吧?正好王队今天也没来,明天你俩单独来拍吧。”

黄少天不免想起三分钟前他还在感谢的菩萨老爷。脑海里就剩一句话,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第二日黄少天仍心存侥幸,但当他磨磨叽叽到场时,到底还是看见微草队长的墨绿外套。黄少天甚至是松了口气。一口气要出不出地吊着,不知死刑何时宣判,这感觉并不算好。况且还说不好是不是死刑呢,半年前的事,日理万机的王队长应该早就忘了。黄少天抱着这点心思和摄影师打了个招呼,王杰希正在摄影棚中间站着,不得动作,用眼神示了个意。素常的严肃冷淡,黄少天却愣是停了一瞬心跳。有件事他没预料到:就算王杰希忘了,那事还在他自己心里搁着呢。

黄少天先去化妆,仰着脸被化妆师蹂躏,时不时从眼缝里偷瞄一眼王杰希,自以为动作够小,却不知不觉就把脑袋全转了过去。化妆师第十二次把他脑袋扭过来时终于忍无可忍,压低声音警告:“知道你们两队血海深仇,但今天不是作案的好时机。有动机的就你一个,还在案件发生前举止异常,王队要出事我第一个把你供出去,不知道能拿到多少奖金。”

黄少天不免思考起自己从眼缝里投出去的眼神是该有多犀利,那边化妆师已经喜滋滋地盘算起奖金去路。“您真是戏多。”黄少天面部僵硬,无法用更多的垃圾话奋起反击,甚至这么一句就被化妆师拧了脖子:“别乱动,还不赶紧贿赂我?”

凌迟般的上妆好不容易结束,王杰希还在摄影棚中凹造型。黄少天坐在一旁玩手机,心思却全然不在刷尽了的微博首页。抬头太刻意,不抬头也刻意。往往他爱在摄影师旁边指点江山,总是以被烦不胜烦的摄影师赶走或赶上台收尾。而现在他已听到一句:黄少今天这么乖啊?——显然已被注意到异常。他以赛场上的反应速度迅速思索几秒,抬头咧出一个妆容也挡不住的虚弱微笑:“坏肚子嘛,你知道的。”

摄影师毫不怜惜:“谁信。等会儿上场要还这副有气无力的表情,看我不揍你。”黄少天一秒变脸,双臂抱肩语气娇嗲:“那我好怕怕哦。”

似有似无传来一声低笑,黄少天立马锁定王杰希面无表情的脸。别装了,你刚笑了吧?就是笑了吧?若以往他必定直接炸出声,此刻却只是无声控诉。但王杰希当真看过来时他的眼神又马上飘走,又是一声低笑传来。靠。


轮到黄少天拍摄时,王杰希坐在场外,目光一直坦然地追着他,搞得他一阵脸热。一定是灯光开太亮的缘故。又这么坐立难安地拍了一会儿,摄影师终于发话:“黄少你不在状态啊?怎么这么放不开?”黄少天破罐破摔,食指一指:“有敌人在哪儿能放松呢!”摄影师这才想起尚未离场的王杰希:“王队你的部分拍完啦,可以先走了。”

王杰希应道:“没事,我等他。”

黄少天秒炸:“等什么等等什么等?咱们俩很熟吗?没你的事就赶紧走行吗?不要在这里妨碍工作!”

不料王杰希竟真站了起来,把包从衣帽架上取下挎身上,黄少天忍不住有点愧疚:自己这是真把人赶走了?没能内疚两秒王杰希便在门口转过身,意味深长地把黄少天从头到脚看了个遍,还在腰间多流连了几下,然后再次确认般点点头:“是挺熟的。”个中深意简直不敢细想。赶在黄少天爆发前王杰希推门就走,摄影师在一旁玩味地笑:“哎哟,说什么暗语呢?”

“我哪儿知道他。”黄少天翻白眼,“还拍不拍了拍不拍了?不拍我走了啊?”

摄影师一乐:“急着去追人家呢?”


被折腾得没脾气,终于拍完后黄少天收拾好东西,裹上围巾,生无可恋地往屋外走。刚踏出门一片墨绿撞入眼帘,他退后一步啪一声把门关上。“怎么了?”摄影师探头探脑又凑过来了。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前有猛虎后有豺狼,人终有一死。“没事!我走了!”他说。愣是造出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气氛。

“怎么还在这?”黄少天对那一片墨绿没好气道。

“在屋里不是妨碍工作。”看见黄少天出来,王杰希把手机装兜,理所当然地准备出发。黄少天简直莫名其妙:“谁要跟你一起走了?你知道我要去哪吗你?”

王杰希抬腕看表:“吃饭?你肚子不舒服,去喝粥吧。”

“不是,你……”黄少天还想反抗,王杰希音量丝毫不减地问:“你这么不自然,因为我们上了床?”

“……靠你闭嘴赶紧决定上哪吃饭我给你三十秒。”


顺着黄少天的口味,王杰希挑了家粤菜馆。两人坐着等菜,王杰希道出开场白:“好久不见。”

“嘿你什么意思啊?”现下无论王杰希说什么黄少天都觉得阴阳怪气,“你是在说我躲你吗?你多大面子啊我干嘛要躲你,没遇到就是没遇到,老天爷的锅不要推给我。说回来你怎么算这么清楚?还想见我的吗?”

“对。”

黄少天哑口无言。王杰希就是有这种把天聊死的本事,本人还毫无自知。“不是,”黄少天试图理性讨论这个问题,“我说王杰希,咱们都是成年人了, 成年人随随便便上个床也很常见嘛,不是说谁就要对谁负责对不对?过去就过去了,掀开这一页好不好?”

“你那天不是这么说的。”

“哪天?”黄少天脱口而出。他清楚记得自己和王杰希的交流一共三句,每每他想起这三句,都能钻进地缝里并一遍遍再次回想。一句早,一句没事没事真的没事我自己回去,一句拜拜。那还能是哪天,反应过来后一句卧槽差点蹦出来,王杰希已经给出解释:“喝醉那天。”

这也太奸诈,那天发生了什么他一概不记得。但看王杰希的反应好像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黄少天抓起杯子咕咚咕咚把茶喝掉,终于硬下头皮:“我说了什么?”

王杰希气定神闲地给他添茶:“你说你喜欢我,想和我过一辈子。”

黄少天一口把茶喷了出来:“开玩笑吧!”接着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得竭力在脑内搜索起所剩无几的记忆。然而毫无作用。这事他想过不止一次,只是的确忘得一干二净。虽然做过最坏的打算,但如今由王杰希讲来才觉得比想象中更加惊悚。都说酒后吐真言,所以他其实喜欢王杰希吗?潜意识里?静下心来想一想王杰希确实不错,第二天早上也没太难受……等等,不错也不该是那个方面吧!黄少天奋力勒住信马由缰的思维,有气无力地辩解:“我真没有……”

接着他强行振作精神,从各方面给予论证:“你想啊,要是我真喜欢你,至于那天撒丫子跑吗?跑还不说,半年躲着没见——”见王杰希挑起眉毛,黄少天连忙解释,“——不是不是,我没躲你,就是没碰着面嘛,实话讲我挺开心的,毕竟咱俩那天,嗯,对吧?反正就是,我不知道那天我说了什么你又误会了什么,但就算误会了后续发展也完全不是我说的那什么,喜、喜欢你的表现,你这么聪明,”黄少天甚至屈辱地夸赞了敌方队长,“你一定明白的对不对?”

“嗯,我明白。”王杰希点头,接受了黄少天的说法。黄少天松一口气,想这事可算了结。内心不免称赞王杰希还算个明事理的人。说起话来不累倒也是个优点,其实这人还不错,真的蛮不错的。

“那我们……”饭菜早已上来,黄少天觊觎已久,举起筷子准备开动。哪想王杰希从位置上站起,一步两步伴着黄少天越来越重的不详预感走到他面前。他是背光走来,此刻在黄少天全身笼下一片阴影,颇具压迫感。黄少天坐不下去,正要警惕地站起来,被王杰希按住手臂。说来也怪,王杰希力道根本不算大,但黄少天就是动弹不得。

“那如果现在,”王杰希垂头看他,表情是一种让黄少天心慌意乱的专注,“我说我喜欢你,想要和你过一辈子呢?”


要到很多年以后——彼时黄少天再也不会因发现自己和王杰希在一张床上而落荒而逃——黄少天才罔顾通红的脸颊意志坚定地从王杰希口中打探到真相。“其实你没那么说。”王杰希终于解释道,“严格意义上没有。”

那是半夜十一点,刚输了比赛的微草众兴致寥寥,早早结束了聚餐各回各宿舍。一片蛙声中突然听见门卫那边吵吵嚷嚷,除去门卫大爷的声音,另一位当事人的声音还如此熟悉,熟悉过了头,足以激起所有微草人的愤恨。整栋楼的灯都亮了,王杰希一身睡衣下了楼,后面跟着一群崽子,只见黄少天亲切地拍着门卫大爷的胳膊自我介绍:“我是黄少天,就是那个剑圣黄少天,你肯定知道我,等等,这是微草的大门吧?”他竟然还退后两步抬眼看了看,“没错嘛,我来找你们队长,我要好好谢谢他——”

“有病吧?”有队员忍不住骂出声,黄少天听见声看了过来,瞅见王杰希眼神一亮,推开门卫大爷,摇摇晃晃往这边走。

“哎老王啊,你来啦?你刚听见没?我说谢谢你!谢谢你们全队!”这话说得全队人都手痒痒,王杰希低声制止了几个蠢蠢欲动的小孩,一把接住被石子绊了一跤的黄少天。一团热度就这么坠到他身上,牵连着一颗麻痒的心,王杰希不由叹了口气。“都回去睡吧,”王杰希说,“我来处理。”

他把黄少天领到自己宿舍,那人坐床上不知在胡言乱语些什么,王杰希也不理他,开始打喻文州电话。无人接听。他扭头问黄少天住哪家酒店,黄少天歪头看他,一脸天真无邪。这简直让人束手无策。“走吧,”王杰希说,“给你找个地方住。”怕人摔着,他牵着黄少天的手下了楼。

最近的酒店若是打车去就小题大做,王杰希从车棚里拉出自己的摩托。“抱紧了,”他给人套上头盔,又把黄少天的手环到自己腰间,事无巨细地叮嘱着,“俩手拉着,别松。”夜风微凉,热乎乎的黄少天趴在他背上嘟嘟囔囔。倒是很听话,抱得挺紧,甚至把王杰希的背捂出一层薄汗。吹了一路冷风,上楼时黄少天似乎清醒了些,足够把他的思想表达完整。

“我说谢谢你,”黄少天被王杰希拉着手走进开好的房间,一边还在絮叨,“真的,今天是场特别好的比赛,我特别高兴遇到你这样的好对手。我特别喜欢你。”王杰希呼吸微微一窒,黄少天还无知无觉地接着说了下去,“我也没别的愿望了,就想和你打一辈子比赛。”

这话简直,天真热情,纯粹坦率。即便放在这时说不合时宜,却也足够让人认识到其下袒露的炽烈情感。王杰希再一次看向这个他望了无数次的人,他酡红的脸颊,微张的嘴唇。无知无觉的天真残忍。这一切都无法让人抑止心动。黄少天再一次凑过来的时候,王杰希开始吻他。


FIN.

评论(36)
热度(240)

© 都将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