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沒有營養的晚上
在嚴重缺乏維他命B雜及維他命C的情況下
我開始不停地想念你

年少荒唐&四十三场日落

年少荒唐:原著向。看上去很乱实际上十分纯情,大家都是gay,一条助攻反被喂鱼食的鱼(

四十三场日落:现代架空。一个不知为何内心忧郁的黄少天跑王杰希家里闹人(。)的故事,日常


年少荒唐

经郑轩提醒,黄少天才想起来:这事一开始,只不过是场闹剧。

喻文州是个gay并不算新鲜,主要在于当事人出柜方式相当石破天惊。当年他在发布会上文质彬彬地整理了材料,颇具风度地轻咳两声。记者们只当这是散场前奏,在脑内打好新闻腹稿纷忙离座,一心二用地盘算中午伙食。谁知那位向来进退有度的队长温声制止住所有人的步伐,并以接下来的发言给予刚刚还如沐春风的记者致命一击。

“当时文州说,”黄少天在未到场的蓝雨众逼问下第一百零一次形容当时情景,“我最近接了一个代言,可能会引起社会争议,所以最好预先表明自己立场。不瞒大家,我是一名……那什么来着?”

这真不是黄少天不好意思说出,他确实想不起当时队长字正腔圆的英文发音。Homosexual这个多音节词比gay要难记多了。好在记者的职业素养让当天场面立刻掀起轩然大波。归队后蓝雨众玩笑般指责队长不够厚道,这么大的事情都不提前跟他们讲。喻文州笑眯眯道我接别的广告代言你们也不闻不问,没理由只对这个上心,这属变相歧视。黄少天率先哑口无言,自然无人能再接的上话。

队长威严犹在,蓝雨内部受一众网络女性熏陶,对喻文州的性向接受良好。蓝雨外却是闹了个锣鼓喧天。喻文州几上热搜,闹得最大的一次是王杰希转发了喻文州代言的同性恋NGO的微博,转发语:同类。

这下全疯了。


微博事件之后喻文州和王杰希一时被推上风口浪尖,当事人处变不惊风轻云淡,只有黄少天被置于被双重抛弃的精神重创中。他去找王杰希声泪俱下地讨伐道这么大事你都不跟我说,我们一起讨论面相的革命情谊被你置于何地。王杰希屏蔽装死双管齐下,两天后实在忍受不了仍然能分分钟99+的蓝泡,点开聊天记录黄少天已然追忆到两人初遇。王杰希刚打下一串省略号对面的小猫对话框就停止了飞速跳动。过了两秒黄少天又刷屏道王杰希我看见你正在输入了你是打算回我吧别装死了别装死了!

王杰希凭仅剩的良心把省略号发完,之后迅速关掉QQ,并去训练室告知队员近日交流都在微信进行。


黄少天失意颓丧之时郑轩担任起了鼓舞重任,郑轩深思熟虑后选用的策略是以一个更大的冲击让黄少天迅速振作或彻底完蛋。他拖着步子敲开黄少天的宿舍门,深觉压力山大,但求一击致命。郑轩说隔壁奶茶店来了漂亮姐姐,黄少天说再漂亮又如何队长又不会喜欢。郑轩说队长说了这一周食堂都不做秋葵,黄少天说怎么不做了呢秋葵壮阳啊给队长吃。郑轩说你家狗要生宝宝了吧前两天看见它在草地上和另一只狗做造后代运动,黄少天怒道我们家那是公狗!公狗!

最后一句彻底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黄少天怒吼之后颓然坐到地上,眼神空洞目光呆滞,许久之后他开口道阿轩啊,这个世界怎么了。

劝解运动不出所料变为促膝长谈,郑轩认命地拿出藏在身后的薯片开始听黄少天长篇大论,时不时佐以认真点头。黄少天说我不是不接受,真的不是,同性恋怎么了,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我是气他们一个二个都不告诉我。郑轩拼命附和:对对对,都是王八蛋!不够哥们!黄少天眉毛一竖:谁给你的胆子!不准骂队长!郑轩一哆嗦:好好好,队长是好人,王杰希是王八蛋。

黄少天满意点头,过两秒继续怅惘,他说就算王八蛋也是个不赖的王八蛋,打了这么多年早打出了点友情。结果都是自己的幻觉,人生悲哀。

多年后郑轩仍然认定那是自己一生中最为灵机一动的时刻,因为黄少天听完他说的话立刻就止住了迈进逻辑死结的步伐,那之后是迅速振作还是彻底完蛋倒是难以评判。总之郑轩说,黄少啊你别难过,蓝雨里你要是自称和队长第二熟呢,就没人敢说第一。更别说和敌方队长有交情了。这事大家都不知道,公平公正。你还是和他俩最熟的那个。

然后他换上最为蛊惑人心的口气:你看,既然你跟他们俩都熟,那你就把他俩撮合撮合呗?

也算给自己找个事干。郑轩默默压下这句。

黄少天瞪大了眼看他,眼神某处从难以置信到极端兴奋无缝切换,像遇见新奇玩具的孩童。郑轩从黄少天的反常沉默中预感到了此事能成。他拍拍手站起来,把剩下半包薯片交进黄少天手中,严肃慎重得像递战书。他拍黄少天的肩膀说兄弟,全看你了。


闹剧就是这样开始的。黄少天制定了周密详细的作战计划。第一步,探口风。他训练之余跑到喻文州身旁大献殷勤,喻文州说有什么事求我你直说吧。黄少天说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回答。喻文州好笑道你手里有什么筹码要求我?黄少天立刻低声下气说队长啊算我求你,你可以不答,但必须实事求是。

喻文州笑得不置可否,你问吧。黄少天组织语言,最后问出口的仍然俗套:你觉得王杰希这人怎么样?

喻文州避重就轻:魔术师。

黄少天自然不依:要详细的,不要和荣耀相关,为人处事啦这些方面。

喻文州沉吟几秒:靠谱稳重,严肃谨慎。四个保守的形容词后喻文州又补充一句,不解风情。

青春期小男生黄少天被这个色情的词语吓到了。他一时语塞,跑到郑轩处求支招,郑轩懒洋洋说队长说不定是滥用成语,你再多问问呗。

只要别来烦我就行。郑轩又压下一句。

于是黄少天步步为营推演出数十种喻文州的隐含意思,再盘算出不同应对方案。午休时他自认准备充分,鼓起万分勇气又去找喻文州:队长队长,我语文不好,不解风情是什么意思啊?

喻文州十分和蔼:语文不好可以,脑子不好不行。不懂了我们可以百度嘛。他现场示范,点开手机百度,搜索不解风情,把结果举在黄少天眼前看。

不解风情,成语,意思是对方对你说的话,对你有意思但你却不懂得对方情意,不够浪漫。

准备充分的黄少天再一次哑口无言:哦、哦。他机械点头,那队长您先休息,队长午安!

黄少天呆滞走回宿舍,睡午觉时突然福至心灵,一个激灵从床上跳起来:我靠,队长这是暗恋吗?是吧是吧?然后王杰希那个榆木脑袋看不出来队长的示好?嗨呀这个大小眼,怎么这么傻呢!

黄少天越想越不是滋味,自家队长多么牛逼,怎么能在感情上吃瘪。探口风需得双向,他翻出手机就打算问问王杰希的想法,打开对话框又停住,心思难得细腻:我也不知道队长和大眼示好到哪一步,一不小心泄露天机可怎么办。于是黄少天放弃正面战场,转向微博看粉丝眼中的队长关系。一刷微博吓一跳:喻王王喻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头来,纷纷嚎叫蒸煮发糖人生圆满。黄少天以纯洁无知的心点开一篇安利贴,被扑面而来的过度解读惊得冷汗直冒。冷静下来后竟也觉得有理有据。最一锤定音的证据便是王杰希力排众议自爆性向支持敌方队长,煽情文字看得黄少天涕泪四流:如果这都不算爱。

黄少天如同被洒了一身的白砂糖,摇身一变成为冰糖葫芦。冰糖葫芦在床上疯了一样滚了两圈,得出结论:即便暗恋,也必定是双向暗恋。


探口风任务圆满完成。既然双向暗恋,撮合就相当简单,黄少天已经盘算着事成之后如何讹双方请客了。半个月后微草主场,蓝雨全队千里迢迢赴京参赛,黄少天坐在飞机上十分甜蜜:队长不远万里去看王杰希,多么浪漫。好像他们不是去比赛,是去结婚,结婚还不是喻文州,而是他本人。

少年卢瀚文春心萌动,大呼小叫道黄少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啊,黄少天沉浸在粉红泡泡中没有听见,喻文州在一旁闲闲道是没错,小朋友观察能力可嘉。卢瀚文眼睛一亮:和谁!喻文州不容置疑道:王杰希。

当是时郑轩正坐在隔了两排的位置闭目养神,听到这句睫毛一抖,心里直道贵圈真乱。他身子一翻,命令自己五秒钟内必须睡着,再也不要做知晓一切的耳朵。

飞机轰然降落,蓝雨微草在协议酒店短兵相接。黄少天有意为双方队长提供足够交流空间,致力将蓝雨其他队员引向别处。他带领五名队员浩浩荡荡买了四瓶可乐,回来后发现自家队长被微草队员围成一圈。黄少天怒道微草怎么没一个有眼力见的,走到近处才发现赛前例行的垃圾话提前一晚到来。喻文州王杰希处于风暴中心,一个高深莫测一个彬彬有礼,余下的微草队员小鸡仔一般围在王杰希身边。

黄少天被萌得心肝胆颤:这就是传说中的相爱相杀。

被撒糖之余黄少天不忘正事,他跳进修罗场开始担任垃圾话主力。王杰希转头看他,一大一小两只眼睛撑起无奈眉头。黄少天立刻想起王杰希还未回他QQ的重罪,话锋一转教育道从小妈妈告诉我们别人说话是一定要回复的,不回复怎么能交流感情呢?

黄少天意指王杰希和喻文州的感情,哪知提前被道破天机的卢瀚文领头yooooo了起来。黄少天只以为卢瀚文和他是同一战线,丝毫没料到自己话中歧义。微草成员见气氛莫名其妙开始暧昧,秉持着不耽误爸爸恋爱的原则撒腿就溜。喻文州好整以暇地招呼蓝雨队员:带好你们的可乐,我们先回房间。

走之前喻文州说少天,明天还要比赛,晚上最好回来。


黄少天莫名其妙,回过神来时发现大厅里仅剩他们两人,他正独自懊悔道没能给两位队长创造独处空间,肚子就适时哼唧了几声。王杰希对突如其来的暧昧和独处都适应良好,他问黄少天吃夜宵吗?黄少天颇为记仇,傲然道我和你关系有那么好吗。王杰希说就当赔罪,你吃什么,我请你。黄少天转转眼珠,想这是了解未来队嫂的大好机会,勉为其难同意了。

阴差阳错,情境就这样变成了王黄二人独处。他们并肩走在灯火辉煌的大街上,黄少天此刻对王杰希心情微妙,很难如同从前对待。此前是什么?场上的对手场下的朋友,前一秒可以叫嚣着为蓝雨报仇后一秒还能勾肩搭背分享最近发现的小吃店。现在突然多了一个队嫂身份,黄少天虽然兴致勃勃要撮合喻王二人,面对起王杰希却仍然有些无所适从。王杰希确实“不解风情”,对黄少天深埋的复杂心思不问不晓,走路也专心严肃,丝毫未觉不妥。他们就这样无言地走了三分钟,黄少天突然刹住脚步。王杰希疑惑地扭头看他,黄少天问,我们这是去哪?

王杰希想了想,好像此刻才想到要商讨一下目的地:吃麻辣烫吗?

黄少天嗜辣,然而耐受度又低。每次吃得眼泪汪汪还要坚持。王杰希也不拦着,起身买了两瓶雪碧。黄少天吸着鼻子给王杰希比了个拇指,心里给未来队嫂加上一分。念及此他猛地停住大快朵颐。王杰希疑惑:怎么?

黄少天摇摇头,埋头吃了两秒又抬起来:你觉得我们队长怎么样?

王杰希文绉绉地用了俩成语:勇气可嘉,足智多谋。

黄少天呆两秒哦了一声,埋头继续吃。他想自己分明应该骄傲或者高兴,所以便说不清楚胸口的些微麻痒是由何而来。


北京之行后黄少天陷入了无端颓唐。卢瀚文召开内部会议,深刻探讨黄副队的反常行为。这必须是失恋了!恋爱学者卢瀚文如是说道。郑轩坐在门边开小差,迷迷糊糊想这件事到底是谁和谁恋上了,谁又和谁失恋了。这两个问题和三个人选一摆郑轩就觉着头疼,不如睡觉,谈恋爱不如睡觉。然而敏锐如卢瀚文必须能抓住郑轩看透一切的慵懒神情:郑轩前辈!看你的样子,是知道一些内部消息吧!

树洞郑轩的确知道一些他自己宁愿不知道的内部消息。比如说黄少天撮合计划的第二步是制造相处机会。由上次的北京之行来看这个计划执行得相当失败,甚至有些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意味。黄少天再次找郑轩进行促膝长谈,说我觉得这事挺没意思的,咱们队长对大眼是称赞有加,更别提还用上了一个暧昧的恨铁不成钢的一看就是一家人的形容词。大眼呢,也分明很欣赏队长。你看看他们都这样了!还用得着撮合吗!

郑轩小鸡啄米般点头:对对对,不用,不用。

黄少天义愤填膺之际突然想起此事的罪魁祸首,扭头将怒火直冲郑轩:你看看你出的什么馊主意!

郑轩看黄少天当真有些生气,莫名其妙,结结巴巴提出疑惑:不是、黄少,这一开始……不都是闹着玩的吗?谁会当真呢?

来回踱步的黄少天猛地刹住脚步,他端详郑轩几秒,把郑轩看得心里发毛。是,没错,一开始是闹着玩,黄少天终于开口说道,但我越想越觉得这事像真的。

之后黄少天长久沉默,最后干脆摇摇头离开郑轩宿舍。郑轩也摇摇头,聪明地管住嘴,没问不该问的话。

比如说:就算这事是真的,那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郑轩把这段小插曲按下不提,当天卢瀚文召开的内部会议以零食分享告终。男孩之间的八卦本就如此,讲个黄段子起起哄,笑过闹过后没谁会当真。多年后黄少天以六个字总结这种交往模式:认真你就输了。

而黄少天是那个一直要赢的人。


一直要赢的黄少天试图对自己脑补中的喻文州和王杰希之间的微妙情感视而不见。他戒掉微博,不再上某些成分成谜的论坛。他专心训练,认真复盘。他在见到王杰希时照常讲垃圾话,照常越说越起劲。喻文州看在眼里,叹气道少天你真要这样?黄少天莫名其妙:啊?我哪样?你希望我哪样?喻文州摇头不语。

努力一个月后黄少天做了个梦。梦里喻文州和王杰希皆着白色西装,联盟一众洋溢喜庆笑容。这是婚礼吗?这是婚礼吧!黄少天没来由一阵心慌,想找到什么地方,什么隐蔽的地方,躲起来。他跑来跑去找到一间狭小壁橱,把自己整个塞了进去。气还没喘匀卢瀚文不知道从哪个缝里钻了出来,惊喜道黄少!原来你在这里呀!快走啊快走啊!黄少天被拽住手腕跑,梦里那小孩的力气大到不像话。黄少天气喘吁吁问去干嘛啊?卢瀚文声音无辜明亮:参加婚礼啊!你是伴郎!

醒来之后黄少天把自己雷得浑身冒汗,可同时再次陷入无法解脱的抑郁。一个月的努力宣告无果。他找不到更多的借口解释自己的负面情绪,这雷得能把他劈开的梦也终于把他劈醒。是他输了,黄少天只得坦然承认,他是在妒忌,认真地妒忌。

妒忌是因为好感喜欢爱。那让自己产生好感喜欢爱的那个人是谁?喻文州及时发现黄少天从上一纠结中脱身并一头栽进另一纠结。事关自身他马上找黄少天开导,话说得斩钉截铁:别多想,那个人必然不是我。

黄少天愤然反驳:为什么!他甚至掰指头列出论点:我们竹马竹马,从相看两厌到关系甚笃,剑与诅咒搭档完美。说完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腾得红起脸。他说队、队长,我不是、我没有。

你是,喻文州甚是温和,但你没有。起码对我没有。

黄少天即便害臊却也仍然不服,要求喻文州提出论点。喻文州做出情景假设:如果我告诉你我谈恋爱了,你什么感受?

黄少天沉思几秒:队长的恋爱必须支持,队长我相信你的眼光,队长我祝你幸福。

好了,喻文州继续对照试验,如果是王杰希谈恋爱呢?

黄少天不假思索:我靠他一个大小眼还谈恋爱!是我承认他待人温和宽厚甚至体贴舒心,但他怎么能……

黄少天话没说完,声音渐渐消了。喻文州好笑地看他:明白了?黄少天别过脸不说话。过两秒扭回来问,所以你一开始就门儿清?

喻文州说对。这事向来当局者迷,可我也没想到你一开始能跑那么偏。既然现在你快跑回来了我就推你一把。认了吧你喜欢他。

黄少天窝在床上闷闷抱起腿:好吧。我喜欢他。


认清自己心意的黄少天唤醒了二十年来的害臊神经,他纠结多次不知该如何向王杰希开口。他对镜演练:王杰希。不行,这个称呼太生分。大眼?这个又过于不正经了。老王?怎么和隔壁老王有得一拼?

告白演讲稿由于称呼问题无限拖稿。黄少天再见到王杰希却是猝不及防。他在夏休期湿热的广州街头看见同样大汗淋漓敌方队长。他蓦然觉得这人像一株植物,有种游离于炎热夏日以外的清凉。黄少天热烈挥手并抱怨王杰希不够朋友,来广州玩都不告知他一声。王杰希扬扬手机,说正打算打电话。受到重视的黄少天十分高兴,请王杰希吃冰。两个人钻进学校门口的奶茶店,放假期间奶茶店无人问津,他们乐得清闲。

他们在呼呼然作响的空调声中吃冰。黄少天吃着吃着抬头看王杰希,王杰希鼻尖将坠未坠的汗使他着迷。他说大眼啊,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

王杰希抬起头:你问。

几个月前他把这个问题的主语换成了喻文州并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产生了自己也不理解的不满,而此刻他终于能问出口:你觉得我怎么样?

王杰希认真回答:我觉得你很好。


那之后故事又拖着步子晃了很久,但黄少天的少年烦恼却在那日终结。很好是一个简练又完整的形容词,可以包含多种意味。而王杰希眼中的专注使得黄少天可以信马由缰地顺着自己的喜好理解。多年后黄少天突然想起喻文州的色情形容,他拨打多年老友的电话问你当时为什么会说大眼不解风情。晚间喻文州记忆并不清晰,他在电话那头想了许久,终于想起黄少天所指何事。喻文州解释道你照过镜子吗?你知道你是用什么眼神看的王杰希吗?你知道你每次找他聊天有多热切吗?

黄少天认真回想:老实说我觉得我待他和我待别人没什么不同。

喻文州放弃从源头敲开黄少天的榆木脑袋:总之你那样热情,当事人再怎么迟钝也该有所察觉。哪知王队长十分正直,非等你几乎挑明才意识到你们原来是双向暗恋,简直注定孤独一生。

可是他没有孤独一生。黄少天立马反驳且得意洋洋。喻文州被洒狗粮,只得耐心提醒现在是半夜一点我完全有理由挂你电话并永久拉黑。黄少天坚持说队长,当年我怎么就那么傻呢。

屁大点的事看得比天都重,看不透也不坦然,经常沮丧,莫名颓唐。现在想想十分可笑。但是队长,我还是觉得那一段过得开心,你知道为什么吗?

喻文州预感不妙,当即阻止:不用告诉我结论,不用,不用。你心里清楚就好。

但黄少天铁了心将虐狗进行到底:因为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嘛。


FIN.


四十三场日落


“你怎么了?”

然而黄少天什么都没说,他带着一身湿气闯进屋里,在光洁地板上留下黑糊糊的脚印。王杰希看了眼地板,没去管它。

黄少天把自己扔进了绵软的沙发里。这个沙发是王杰希的小侄女一定要王杰希买的,“这样我一来你家就可以陷进去了!”小姑娘当时这样宣告道。王杰希对这般可爱又任性的小姑娘没有任何抵抗力(父爱意义上的),当即就买下搬回家。此时黄少天陷了进去,就冒一个脑袋出来,看上去像一个忧郁的球。

王杰希站在黄少天面前认真看了看他,但黄少天什么都没看,眼神是躁郁的放空。王杰希笑了笑,去洗手间拿了黄少天的毛巾,用热水打湿又拧干,去客厅帮黄少天擦了擦他湿漉漉的脸。

“外面还在下雨?”

“嗯。”黄少天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抬起左边脸让王杰希擦下巴下面,王杰希擦过去,黄少天却嫌痒,躲了躲。

“那你也该打伞。”王杰希说。

“我就是不想打。”黄少天抬杠一样,气呼呼地说。王杰希没接他这句话茬,又去洗了洗毛巾,挂了起来。然后把浴室的浴霸打开了。

“去洗个澡?不然感冒了。”

“不洗。”黄少天说。

王杰希又走到黄少天面前,朝他伸出手:“走吧。”

黄少天盯着王杰希的手看了一会儿,又抬头看了会儿王杰希的脸。一直没说话。最后他把手交给王杰希,顺着王杰希的力站了起来。

“要我一起洗吗?”王杰希站在门口问。虽然声音正经,但很难说有没有什么恶趣味。

“不要。”黄少天的声音闷闷地隔着浴室门传出来。浴霸的灯光是鲜亮的明黄,黄少天的身体在磨砂玻璃门上留下暧昧的颜色。

“那你要小黄鸭吗?”王杰希把侄女忘拿回家的小鸭子找了出来,还捏了捏。这次他是真的忍不住笑了。

“滚滚滚!”黄少天声音听起来精神了些,“你别在那得瑟!”

王杰希笑了笑,把小黄鸭抛回了玩具盒里,把换洗衣服放到浴室门口的洗衣机上,心情大好地去客厅看电视。他甚至吹了个口哨。


黄少天擦着头发出来了,还是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他又想把自己丢进沙发里,被王杰希一把拉住了。

“沙发刚被你搞湿了,你又刚洗完澡。”

黄少天呆了一会儿才理解王杰希在说什么,然后他盯着沙发生起了闷气,王杰希把他按到另一个不够软的沙发上:“将就着吧。”

将就就将就吧,黄少天一脸随遇而安。他伸手去够茶几上的遥控器,漫无目的地换台。王杰希拿了吹风机过来,被黄少天推开了。“太吵了,听不见声音。”黄少天皱着眉,指了指电视。

好吧。王杰希又把吹风机收了回去。黄少天其实也没在看电视,他就是不想吹头发。现在的气温不吹也不会感冒,王杰希就由着他。

黄少天没看多大一会儿节目,突然就警惕地转过来看王杰希:“你要干嘛去?”

王杰希给黄少天看了看手里的购物袋:“去超市,你去吗?”

“不想去,”黄少天又瘫回了沙发上,王杰希就开始换鞋,过一会儿黄少天闷闷地说“……也不想让你去。”

“家里没菜了,”王杰希解释道,“等会儿没法做午饭。”

“那就吃外卖。”黄少天说。

王杰希想了想同意了,把鞋又换了回去。黄少天却从沙发上跳了出来:“走吧走吧我们去超市。”

“那走吧。”


钱包,购物袋,家里钥匙,都是王杰希拿的。黄少天就带了他自己。他推着小车,挺高兴的样子,往车里装了五六袋牛奶。

王杰希走过去把黄少天的一只手从车上拉下来牵住。黄少天挣了一下,没挣开。过一会儿他小声说:“好腻歪啊。”

王杰希没理他,往购物车里放了一小盒切好的橙子。

“中午想吃什么?”王杰希问。

“不知道啊,”黄少天无谓地说,“什么都不想吃。”

“排骨汤?”

“好吧。”

于是两人就去生肉区挑排骨。排骨涨价了。

王杰希不记得排骨的价钱,黄少天凑到他耳朵边小声告诉他,他才注意了一下。

“排骨涨价了……”黄少天小声说,眼神放了一会儿空,下了个武断的结论,“排骨毫无意义。”

王杰希笑了:“吃了就有意义了。”

“吃了也没意义,”黄少天反驳说,“吃完就忘了。”

“那我做好吃一点,”王杰希说,“好吃到忘不了。”

“好吧。”黄少天耸耸肩,“那你就做好吃一点。”

“一定。”王杰希保证道。


其实黄少天比王杰希做得好吃,但黄少天自己不觉得。他不是觉得王杰希做得好吃,他是觉得自己的不好吃。

“做完就不想吃了。”黄少天当时这么跟他解释道,“你有没有闻过炸葱花的香味?每次炒菜前都要把葱姜小辣椒炸出味,那个味道好香啊,但是并不能吃,只能闻闻。”

王杰希点点头,表示明白。

“我觉得我做饭就那个样子,你们都说好吃,但我觉得那不是我想要的味道,我想要的味道在我做饭的时候就跑掉了。”

所以黄少天很不喜欢做饭,他也讨厌洗碗,但他和王杰希在一起的时候宁愿洗碗。

“反正你不会逼我做饭,”黄少天说,“其他人都会说,你做的饭比我好吃啊你来做吧!然后我就只能去做饭。你就不会。”

“我也可以洗碗啊。”王杰希展现了一下好男人的风范。

“但我总得做点什么吧,”黄少天当时嘟囔着。但下一次他吃完饭,就躺倒到沙发上让王杰希去洗碗了,“上次你说你也可以洗碗的!”

“那你就去洗衣服。”王杰希说。黄少天看了眼脏衣篓,嫌弃地去洗了碗。


从超市出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所以伞还在袋子里没拿出来。来时伞上挂的雨滴落进袋子里,堆起一层薄薄雨水。出门前王杰希还在想,他们买了这么多东西,空不出来手打伞,现在也不用担心。

地上都是泥泞,黄少天一手一个袋子甩来甩去,王杰希只怕黄少天把俩袋子扔出去。

“扔出去你就吃不了排骨了。”王杰希警告道。

黄少天不听他的,继续甩啊甩啊。王杰希把装有牛奶的袋子塞进黄少天手里,把排骨袋子换了过来。

这下黄少天不甩了:“你应该去新疆,你这么喜欢喝牛奶。”

“那你应该回南方,”王杰希随口说,“你那么喜欢吃橙子。”

“你还说!”黄少天愤愤地说,“我因为谁留下来的?我可想回家了!”

“因为我,”王杰希大言不惭,“我们这会儿就回家。”


黄少天的心情好了很多,起码不像早上刚到王杰希家里时那样躁郁。他上楼的时候吹起了口哨,王杰希接着吹了下一段。

“排骨汤!”黄少天一进门就把王杰希推进厨房。他自己拿了拖把,把两人刚刚踩脏的地板和他早上留下的脚印都擦了擦。

王杰希熬了排骨汤,炒了土豆和青菜。黄少天在客厅亢哧亢哧把沙发罩扒了下来,丢进洗衣机。

“早上的时候你应该阻止我,”伴随着洗衣机轰隆隆的声音,黄少天靠着厨房门口,教育道,“洗沙发罩多麻烦啊。”

“哦,”王杰希说,“反正也是你洗。”

“我不洗,”黄少天傲然道,“洗衣机洗,你都不考虑一下洗衣机的感受。”

“那你去跟洗衣机道个歉。”王杰希说。

黄少天转头走了,路过洗衣机的时候好像真的嘟嘟囔囔了什么,不过王杰希没听清。他把葱花撒进油锅里,爆出香味。


黄少天喝了三碗汤,米饭没吃完。“吃不下了。”他愁眉苦脸。王杰希觉得好笑:“吃不下算了吧。下午饿了再吃。”

谁也懒得洗碗。沙发罩也洗好了,在洗衣机里沤着。他们都没管,并排躺倒到床上看天花板。看了一会儿黄少天蹭过来亲王杰希的侧脸,王杰希转过身,吻上黄少天的嘴唇。

两个人温柔地亲了一会儿,黄少天把头埋到王杰希颈窝里闻了闻又蹭了蹭,王杰希摸摸他头发,开始思考上次的套用完没。

“我想上厕所。”黄少天突然说。

王杰希无奈:“去吧。”

“但是我不想动。”

“赶紧去吧。”王杰希笑,推了推黄少天。黄少天光着腿下去了,一溜小跑去了洗手间。天儿有点冷了,但暖气还没来。黄少天回来的时候牙齿打着颤。

“睡个午觉?”

“嗯。”黄少天闷闷地应了,他把自己紧紧裹到被子里。窗帘拉上了,屋里黑暗又安静。过了一会儿,黄少天又开口:

“王杰希。”

“嗯?”

“……我想上厕所。”

“……”

“不准笑!”


黄少天再回来的时候王杰希已经睡着了。王杰希半睡半醒之间感觉黄少天又起来了好几次,于是他做了个梦。他梦见黄少天一直想上厕所,他们在高速公路上走啊走啊,就是到不了服务站。黄少天终于崩溃的时候王杰希乐醒了。

黄少天的胳膊搭到王杰希的胸口,人正呼呼睡着。王杰希看了眼表,竟然五点了。他想起来把中午饭热一热,却惊醒了黄少天。

“你要干嘛去?”黄少天说,他刚醒,眼神却很亮。

王杰希指了指床头的电子钟:“做饭去。你吃吗?”

“不想吃,”黄少天说,他抓住王杰希的手腕不让他走,“这不刚吃完嘛。”

“你是不是得走了?”王杰希问。

黄少天扭头看了看表,叹了口气:“都这个点儿了。”

“吃饭吗?”

“不想吃,不饿。我晚上回去自己弄吧,你再陪我躺一会儿。”

那就躺一会儿。


走的时候王杰希把黄少天落在他家里的围巾找了出来,挂到黄少天脖子上。黄少天自己把围巾围好。

“我走了。”黄少天宣布道。

“走吧,注意安全。”王杰希说。

开门的时候黄少天又扭过头:“你都不问我怎么了?”

王杰希说:“你不是不愿意说?”

黄少天挠了挠头发:“哎,其实也不是不愿意说。就是,其实烦心事就那么多,道理我也都懂,我也知道你听了之后会说什么。我就是不高兴而已。”

“嗯。”王杰希说。

“我不是来找你寻求建议或者帮助的,我不需要你的建议或者帮助,”黄少天补充道,“……我只是需要你。”

“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王杰希说。说完两个人都笑了。

“那……”黄少天有点犹豫,“谢谢?”

“不用。”王杰希推了推黄少天,“赶紧走吧,等会儿你就迟到了。”

“那我走啦。”

“走吧,注意安全。”王杰希又说了一遍。


黄少天走的时候王杰希站在窗边往下看,他的背影融进夕阳里。那是很美的夕阳。


FIN.

评论(19)
热度(170)

© 都将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