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沒有營養的晚上
在嚴重缺乏維他命B雜及維他命C的情況下
我開始不停地想念你

我在直布罗陀当水手

本篇送给 @索克萨尔装备材料收集专用小号 ,谢谢你当时帮我带海报,给你比心♥

包甜XDD


***


每年总有那么两个月的时间,王杰希会收到来自黄少天的海量照片。

“在西安爬城墙。”第一次的时候,照片的主人这么说。

相当简略的描述,和本人惯有的风格完全不同。随即而来的是暴风骤雨般的图片,仿佛替代了言语。拍摄技术并不高超,甚至有些是连拍,连挑都没挑,一股脑全发过来了。

王杰希回了个问号过去,马上被淹没在接踵而来的图海中。他无奈地等了一会儿,手机锁屏上终于不再疯狂闪动消息提醒时,才谨慎地再次划开手机。

“怎么?”

“据说你会P图,”那边早准备好了答案,“来帮我随便挑挑修修我要发朋友圈。”

有言道若想一句话惹恼你的设计师朋友,只要让对方随便帮你设计一个东西并且告诉对方没有预算即可,弹无虚发,一击毙命。但王杰希倒也不气恼。原因有二。其一在于他并非专业:他的PS技术是初中计算机课上学的,早些时候他死马当活马医,帮微草P过几张急着发出去的宣传图。说句实话,成品虽然能看但不算精致,请来专业人士后马上换下来了。但设计大神的名声就此传开。并非专业有这样一个好处:不过分看重作品价值,有些忙能帮则帮,不怎么计较。

其二在于,黄少天此人,不知为何,总带有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热情与把握良好的任性。更精确地讲,是王杰希无法拒绝的热情和王杰希认为把握良好的任性。譬如黄少天找王杰希PK,几乎是有求必应,后来黄少天自己也意识到这种特权,便不再挂在口头随便叫嚷,而是心里明白:当真想要痛快打一场时,找王杰希就一定可以。

甲方的需求如下:挑九张图,修好看点。两者之间,竟然是前者更有挑战性。王杰希挑图挑得眼睛干涩,到后来干脆大致一数,在随机数表里抽出几个数,按结果挑出照片。“要什么风格?”王杰希一边把选好的图发过去供甲方过目,一边询问更详细的需求。黄少天显然是个彻彻底底的外行,对于风格无法说出一二。“你看着来吧!”他毫无自知地打出甲方金句,“唔……高大上一点!”

好在他也不算严苛:“图选得真好,就知道找你没错!”

王杰希本不觉得自己容易被客套话打动,况且选图工作本身就交由命运完成,和本人审美全无干系。但不知为何,这话由黄少天说来竟莫名受用,他便面不改色地收下赞美。简单修一下也不多花时间:把图给转平了,找个黄金比例一切,再拉拉曲线就大功告成。再细致就小题大做,还容易弄巧成拙。发过去后黄少天大加赞赏:好看好看。当然不止这四个字,而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把这九张图夸得天花乱坠。当天发朋友圈时,更是第一行就挂上了王杰希的大名(这相当有必要,毕竟以黄少天的话唠程度,从第二段话往下浏览人数就递减了)。抛开没有报酬不提,这姑且算是一场愉快的合作。

这事就这么形成习惯。每年夏天王杰希都得比往常多买几十块钱的流量套餐应对这个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起攻势的流量杀手。黄少天似乎钟爱旅行,一旦有空就在全国各地游荡,隐约还有要向国外开垦的架势。偶尔王杰希也会觉得夏日漫长,点开黄少天头像想临时加入队伍,又突然意识到黄少天好像一直都是独自一人,想必是习惯如此。

于是作罢。后来的很多个夏天,他一边帮舅婶们看管小孩,一边等着黄少天的狂轰乱炸,如果那按时到来,竟会有种不可名状的欣喜。堂堂微草队长为敌队副队长悉心修图为哪般,这事说出去能跌破粉丝的眼镜。后来某日王杰希发现一款修图APP,功能强大滤镜丰富。再见黄少天时他想起这回事,言辞恳切地卖起安利,谁料被当事人一口回绝。

“不要,”黄少天狡黠地看他,“既然你都会修了。”

这话有一种无端亲密,禁不住让人惊讶他们何时竟已熟稔至此。但这是黄少天,做任何事都理所应当。王杰希偶尔会觉得莫名,疑惑自己对黄少天这种不知道称不称得上信任的感情从何而来。

 

“在天安门广场等日出。”

看到这条时太阳已高高挂起。王杰希叼着牙刷问是否需要陪玩,黄少天欣然同意。话虽然这么说,王杰希亲戚一家正好集体去医院探病,留一个小豆丁给他看顾,等能脱身得晚上。那就晚上吧,黄少天说,我自己逛逛。

黄少天照旧给他发图,博物馆的新展览,排队两小时看完十分钟,黄少天发了不少张攒动的人头以示愤怒。王杰希一边给小豆丁拍皮球一边回复,怕不是要变成黑少天。黄少天抓狂道我靠你不知道,我为了不被粉丝发现包得严严实实,被晒死前要先闷死了!

亲戚家住北京房价数一数二的华清嘉园,夫妻俩一个清华一个北大,王杰希借了过时的学生证。傍晚时分黄少天在五道口下地铁,王杰希一见面就交给他一张:“等会儿装得像一点,我带你进清华你带我进北大。”这话似曾相识,想了想好像是年夜饭时在桌上流转的关于那夫妻俩的青春故事。

两人绷脸装学生,混进去后黄少天先笑出来:“本剑圣果然青春无敌,在一众小鲜肉之间毫无违和。”

本来也不老,二十多岁的年纪,大概是挣钱过早才自觉和学生一代截然不同,但黄少天也毫无社会人的气息。王杰希装模作样打量几下他,明褒暗贬:“是很年轻,装学生的话,别在课堂上回答问题就能混过去。”

“靠靠靠,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嘲讽我,有本事让他们跟我打荣耀啊!”

他们东门进西门出,再到北大看未名湖。天色已晚,人影憧憧,王杰希看不见黄少天的脸,只有身边活力四射的气息涌动。路上有学生在小树林间朗诵,他们堪堪听到最后几句:


是,十九岁这个年龄是再好不过的了

我在直布罗陀当水手

您在哪里

 

晚上两人一商量,回五道口吃局气。快到华联时被火车堵到路边。最为繁忙的路口所有人在此刻停留。几个人赶着伸缩门还没关上蹿到了另一边,管理人员在后面骂骂咧咧。广播里一边一边喊着:“火车将要经过,请在两侧等候……”黄少天举起相机。

王杰希想起他很少在照片里见到黄少天,于是把相机要了过来:“我给你拍一张。”

在人群中扒出一条路着实不易,王杰希踮着脚尖举起手,勉强照到黄少天的上半身。他思量着等会儿火车过来抓拍一张,再把旁边人P掉,可惜太多,估计要花久一点。

“你想什么哪!”黄少天在拥挤人潮中大喊。

“我在想!”王杰希也扯着嗓子回应,“你是喜欢一个人出来玩吗!”

黄少天好像花了一会儿才听明白他说什么,又喊回去:“没有啊!有时候喜欢一个人!有时候更喜欢有人一起!”

黄少天的脸也许因为叫喊而腾起红色,他又补充道:“比如说现在!”

恰在此时火车的汽笛声呜呜传来,伴随撞击连接处的铛铛声响呼啸而过。人晃镜头晃,王杰希直接开了连拍模式,此刻一门心思按下去,等着晚上回去精挑细选。

“你刚刚说什么?”人潮散尽时,王杰希想起他没听清的那句话。

“比如说第二个半价的时候,喜欢有人一起,”黄少天自然地指向东源大厦下的肯德基甜品站,“那个北海道冰淇淋好吃。”

晚饭暂时搁置,他们面对面啃冰淇淋。这种冰淇淋化得分外快些,黄少天不留神吃了满手,手忙脚乱地探过头去舔,王杰希把桌上的卫生纸藏了起来。

“我以为你自己就能吃两份。”王杰希吃东西快,此时气定神闲地笑话他。“我是能吃啊,”黄少天一边把冰淇淋抢救到嘴里一边翻白眼,“只是冰淇淋不等人啊。纸呢纸呢?赶紧拿来,被粉丝认出来了影响多不好。”

是呢是呢,王杰希面无表情内心汹涌,大概会被可爱死吧,堪称大型谋杀现场。 


晚上黄少天赖在王杰希家借宿,两人把卡插进电脑,头一次挤在一起挑照片。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王杰希打开随机数表,行云流水挑好照片,打开PS就开始修图。

“我靠你等一等,所以你就是这么挑的?亏我绞尽脑汁地夸你!”

“夸得好。”王杰希十分淡然。

看王杰希修两张之后,黄少天摩拳擦掌,王杰希把位置让给他,自己环着黄少天的背给予指导。在训练营他总这样,此时却有点不可说的面红心跳。

“这样,这样,然后这样。一开始可以用自动调色补光,心里有想法了再尝试自己的风格。” 

喔喔,黄少天领悟能力一流,刷刷刷修好一张图,技术懂了,审美也足,按一个套路修下来还挺好看,再练两次能去开个证件照相馆。王杰希正准备张口夸他,黄少天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瞎点一气,一摔鼠标。

“不行,学不会,你教法有问题,我不学了,还是得你修。”

王杰希:……

后来王杰希自己修了火车那张图。所有人都P掉后火车车体基本已不能看,干脆来个动感模糊,黄少天是那一片灰红中唯一的静止,笑得很灿烂。这样的人应该多拍照,王杰希想,应该有个人给他拍照。

他把图发过去,自然收获一筐惊叹。他适时说出该多拍拍自己的意见,那边提出问题:“那给我拍照的人在哪里呢?”


王杰希总在各路亲戚的家里。往往黄少天描述完一日见闻后王杰希总也会说说自己的生活。只是日日看孩子实在乏善可陈,久而久之他七姨家二儿子换了几颗牙黄少天都了如指掌,与波澜壮阔的自然风光形成鲜明对比。这样不行,王杰希想,他毅然决然辞去保姆工作,置上级领导的恳切挽留于不顾,背上包就走。坐上飞机他才想到此次航班通往黄少天昨天的取景地。但他摸着良心发誓自己并无去找黄少天的念头。

叶修曾道:战术大师都没有良心,半个战术大师也没有。

飞机落地王杰希便翻起聊天记录。黄少天的照片从早到晚排下来堪称实景路线图。他与出租车师傅头碰头探讨这张图放在三次元是何方位,师傅不免打趣道来追女朋友?王杰希点头:走走她走过的路。大小眼做出一番别样深情。司机师傅立时脑补一场虐恋,当即表示今天一天我都能陪你逛,呃,只要你付足钱。

王杰希大手一挥表示不差钱。

女朋友这词被黄少天听去必然要跳脚,但他抗议的是这个词的性别还是性质还未可知。一见到他我就要问问,王杰希想,如果是前者我就改个性别,如果是后者我就改个性别再问一遍。总能HE没有在怕的。天将黑时王杰希终于抵达了黄少天的昨日终点,华灯初上,车水马龙。看黄少天上一条消息他大概该要回到酒店休息,王杰希就在楼下等候。

某一瞬间,他几乎是福至心灵般抬起头,过街天桥正中央是黄少天背着包的背影。他举起手机,拍来来往往奔驰的车流。而王杰希也举起了手,把对方定格在自己的风景中。


他把那张照片发了过去。

“我在这里。”


FIN.


*诗出自木心《巴珑》

评论(44)
热度(229)

© 都将陨落 | Powered by LOFTER